当前位置: 主页 > 针灸大成 > >

导引按蹻经

  导引按蹻经

  来源:民间传统传承医药网

  传 说

  蚩尤兴战,大败涿鹿之野。

  ……帝与臣民同庆喜宴。

  帝曰:“人生之乐矣,莫过神情之慰。人之苦兮,莫过触感情伤。今视天下,治兵乱,弃芜荒,乃臣民之功。吾夙愿天下永熄兵戈,升平永享。”

  臣民声呼,愿吾中华万万载!

  帝曰:“万民同此欢娱,共享升平福德。吾举首樽美酒,以祭天之生德,次祭地之承灵。再次,万民同乐!”

  百官依席而敬之……。

  帝曰:“普天同庆升平之喜,吾倍思从争战戈熄灭生灵。其何罪之有亦丧挺刃之争?非此,不亦同乐乎!”

  歧伯天师于侧奏曰:“吾帝无愧德之仁君。承灵之命,乃为一气之合报效升平。志仁之英烈献身于万民之乐,为一气平秘奉献九洲。虽身首异位,昂笑九泉幽冥。躯伤身亡虽死犹荣!丈夫浩然正气,授福万民。体败浩气存,身亡英灵在。寓意太空翱翔偌大自由矣。故,悲非悲;喜非喜。哀非哀,乐之来矣。”

  帝默而无言,良久叹曰:“今虽熄兵戈弃芜荒,尔等终难逃身衰神亡。吾夙愿万民康健,万代永享。吾焉能独此擅任,永保子孙安康兮?

  歧伯曰:“帝深德众望,臣民所愿足偿。此‘天行有常,毋乱妄长,德性修潜以尽天年。勿荒淫、醉醇浆,砥碣明神,规矩者长亲也’。故谓‘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无病侵染,不忤天地日月星光,身躯以拒‘风寒暑湿’相侵,此非长寿者何?”

  帝曰:“此言善哉!夫子之言足越天下,灵兰之宝宜贻子孙。天师在侧所叚无多,孰能独此擅任不负朕望?”

  歧伯曰:“臣举一人,征将俞跗。非此莫细,独此言实也。”

  帝曰:“跗,吾之爱将,骁勇善战,从朕功著伤痕未复,苦天下之安,何劳其所为?朕心不忍,别之他否。”

  歧伯曰:“俞跗者,为民布衣,从争将佐;于兵戈之争,参契天玑;于玑之器,乃求至末。其人,上知天文之纪;下晓,地机之理;从咎苦而荣善人事。吾席常言,留心于微末,乃恃重德拥大业。鄙臣,从一羽乃晓鹏程万里,秉公于论可翱苍芎。其性刚正袒无偏私,胸怀仁慈为创业守志,兴帮以至和合,非此仕焉得获实之。”

  帝曰:“善哉!”

  歧伯续曰:“吾素平与处,所晓跗于争战之闲,与将士合而归聚,相续于传,‘内以吐纳长生之法,外施摸而按之术’疗痛以祛病”。

  帝曰:“极善。天师所举吾所不细,灵兰之事阅之眉目矣。吾嘱天师毋得小视,待后细顾,朕亲临善授子孙千秋兮”。

  季春三日,帝至仙苑,召歧伯、俞跗,亦索问“吐纳,按摸”之事。

  跗奏曰:“臣德薄才疏,学尔不至,唯负圣望。此举从身利,何惊圣躬顾。天师所叙乃帝之将士,素平求生于存,为争战之利所留心尔。汇聚之举乃从兵戈之闲,久积所垒,为一急之备。口素平常,无免是非,恐负朕望矣”。

  跗 曰:“天师乃吾之益师,同德之契友,志同之良朋。知音同略,情于手足。其至精之壁,乃夫子指教。今据实无遗,以奏陛下。疏露之,善请帝师补正之。”

  帝曰:“莫谦。直言首综,无拘细详。实所求,一验于效也!”

  跗 曰:“天地之德‘易’曰生,此生德。地存乃存其德,此德存赋体。一体于人,人自体。体存天地,天覆地载之,地载天覆一气所括哉!故曰:天地之气通人体,天地之体亦同气。此气之理、理之气也。气理之理气,实之化也。故:体在气在,气在理在,气存理存。天下气存人亦存,天下气亡人亦亡也。故曰:天下有气人无亡,天下有亡亦无气,无气以丧化变矣。”

  帝曰:“善,善之哉。妙于微达宏瀚!”

  跗续曰:“气存息亦存,息存命亦存。命亡息亦亡,息亡,气随所消于亡也”。

  帝曰:“师之言,足越天下矣。微以达化,一理而括,万物常规。知其道者,一言而综;不知其道,所寻无穷。此论,悦心聪耳,道论授教德才,呈灵兰。非德才有备,毋妄授。

  天师所举,实为不妄。知人擅任,无私善众。师跗之在,吾江山幸甚,万民之福矣。”

  歧伯曰:“吾帝至谦,朕发天之大德,为臣焉不尽力乎”。

  帝曰:“得人不授是谓失宝,传非其人谩泄天宝。妄传匪人,反增罪祸焉。”

  帝即笔而简,此一道法之精论“九十九字真金”之言《导引按蹻经》是也。

  《导引按蹻经·经文》

  天 法 道 其 正 归 之 要 之 气 道

  理 之 法 必 要 正 正 其 道 之 是

  存 要 道 之 要 存 之 气 是 有 尔

  气 道 之 行 有 来 有 去 天 外 之

  行 要 道 其 气 非 妄 非 狂 非 贪

  之 尔 要 之 审 时 尔 内 之 了 之

  气 下 有 尔 上 气 上 为 实 要 匀

  道 有 气 行 下 主 下 之 主 上 行

  开 上 调 下 开 下 补 中 调 下 尔

  《导引按蹻经》 说 文

  内经曰:“……中央者,其地平以湿,天地所以生万物也众。其民食杂而不劳,故其病多痿厥寒热。其治宜‘导引按蹻’……”

  “曰:‘导引按蹻’乎,此谓调气养神之正道,适中益之万物也。”

  “益万物也,乃由其一理哉!理哉?理之亦气哉,气理之变化哉。于导者,其亦是道也,所道之要也。要之要者,乃导一‘气’入驶道。此谓‘内导’矣(外气内入)。引者何?引也,所引一‘气’赋以形,于体实投以躯,以令躯体‘气’之展扩矣。所内动外之‘引’,外动内于‘导’;外动其形引,内动实乃导。导内外动‘引’(内气外发),外动引内‘导’,故曰“导引”之。

  导引也,助内之,以展缩吐纳协动。外从动于伸屈‘摸’尔‘按’之术矣。故“摇筋骨动肢节,抑按皮肉,开孔腠,吸清吐浊皆为之‘导引’。所动导、导动,实引‘气’之内入外出矣。以生化之变,乃与天地相合。内经曰:“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无病侵染,不忤天地日月星光,躯体以拒‘风、寒、暑、湿、燥、热,’当侵,于无邪可入,此不寿者何乎?!

  此:导气入道,引气行道;于手足求安,必矫径道。所曰,外引之施,其传内导于系;然于内导之实也,而引其体。体之其导其引其按其蹻,乃一体四式之支。一体之支系各不相离,其离各体,个体之支离。于体故,可‘导引’;可‘按蹻’;可‘导按’;可‘蹻引’。分合支离,以彼自取,所分不失,天真归一。

  一之乎?乃气尔。所曰:内导外引,伸屈吐纳,为天地阴阳上下,内外表里相配为一。一体支系所系一体,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禀受天地於一气。一气所为‘息’乃统之,所为开之,闭之,息之启闭仍与一气矣。故曰:一气统万物,万物则归一气之理。动续衍变,于动变理之微细万物,内外参悟,仍归气之理,里于气,气之理也。”

  问曰:“何者谓之理也?”

  答曰:“道义阴阳谓之理。此理通道行矣。于行之要,乃亦理乎矣。”

  问曰:“何以谓‘道’乎?”

  答曰:“一阴一阳乃谓‘道’ 。‘道’乃天地之阴阳,行运之规矩也。规矩之,经论道要之理矣。

  问曰:“道者何乎?”

  答曰:“经径之通行,通行之道也。”

  问曰:“道与径者何?”

  答曰:“道径之经论,经述径之动系归综。”

  问曰:“‘经’者何?”

  答曰:“经者亦径也。所不曰‘径者’,非径全喻。径彼之支途,非之囊括。经也,一字之广,一语至深,深广之足以括之。故经可径之,径之非经。曰之‘经’乎?乃至简至捷,通达圣地之广道也。道也,乃必要之捷简之径乃达乎!”

  问曰:“何以论道乎?”

  答曰:“得论乃以备细之知之。取道,乃以必要之捷简以达之。”

  问曰:“何说其道乎?”

  答曰:传承乃续,于文明布化,得施而授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