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针灸大成 > >

推按精义

  郝连成补著

  顾名思义《推按精义》,暨是“推拿、点穴,按摩”疗法,在长期临床实践中,总结出的精辟要义。《推按精义》书名,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曾被收载《脏腑图点穴按摩疗法》一书里。据该书介绍《推按精义》曾出版于宋代(南京有版)。以往在师徒传承过程中,将此术均视为“秘笈”绝不肯轻易露世…在中华民族新盛世到来,补著者沿续了受师承而获得的《导引按跷经》中的理论,同时又参照了诸多老前辈的实践经验,依据我师徒二十六代人,在千百年风雨行医的生涯中,所继承累积下来的临床经验,为承传中华民族璀璨瑰宝融入到中华民族新盛世,为伟大民族复兴而执笔补著了《推按精义》以往的佚失。

  今置身文明科学昌盛时代,值此,奉献于我们这一具有五千余年悠久文化的伟大民众,夙愿我中华民众与人类文明共进同登寿域。由于本人学识水平有限,谬误在所难免。值此拙作,抛砖引玉,敬请同仁斧正。

  “推拿与点穴、按摩疗法”是中华传统医学中,独树一帜的大众疗法,长期以来备受群众的青睐。此种疗法,只要医者理论全俱、施术妥切,它的适应症则很广泛。由于临床施治的手法适宜,便不会给患者带来任何的痛苦及毒副作用,可以说:它是一门高雅的医疗保健技术。“推按疗法”既不耗费更多的财贷相助,又可随处施治。仅凭医生的一双手,便使患人的疾病得以康复,因此被人们誊为“手到病除” ,“妙手回春”……

  面对推按临症中的一些顽点、难点、及疑难杂症,如何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妥切施治,并以综合素质来提高人体健康的水准,保障人们健康生命质量,在此仅提供一古老传统文化素材。为新世纪“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这一宏伟目标,本人深信中华民族古老的传统医药文化,在传承中延续下来宝贵的“推按疗法” 必将给人类健康带来福音。

  此书是无数前辈们血汗的积累,虽经作者在多年行医生涯中历证。可是面对璀灿浩瀚的中华传统医药文化而言,实在是视闻见寡、疏漏及错误在所难免。值此抛砖引玉,携手与酷爱中华民族传统医药文化的同道们为争进人类的健康以献微薄之力,以此缅怀那些为中华民族传统医药事业默默无闻献身的千古前辈们,永垂不朽!

  自天师(歧伯)以来,医门传承弟子,疗民疾、兴医药、令子孙繁衍功德无量……。人兑天时《内经》辨;地适时《外经》备;适药物《本草》俱;祥人合《按跷》益。此乃“四部医经”谓之祖本也。

  中华民族医药,历经千百载传承,祖本佚失硝烟有之。所论“推按”者,皆出“按跷”耳。“按跷”为是,详“导引”乃精。从“导引”必从“按跷”。故曰:“导引按跷”者,乃伸屈吐纳之法术也。本自人,乃与人伴。虽无师,勤习自通。然从“按跷”者易,亦随众俗;俗源本能,但详“导引”则难矣!

  难乎?高雅至辟。圣师为便民取简易、弃咎苦、从八纲阴阳偶兑,立“导引”于内功,以令“推按”之术兴之。

  呜乎!天下其简其繁,所易实难哉。易也,人人皆可为;其难乎?难至精辟矣!问:精辟之何来?答曰:从广义驳繁取简,故曰:《推按精义》。

  推者,从其气;按也,从乎血;推按也,乃从血中气;按推也,乃气中血。故,推之、按之;按之、推之;以使血气阴阳平秘也。

  吾承师传,自少习练“内功推按”。虽承师言传身教,终苦无善本所求。

  ……壬寅季冬,偶觅《脏腑图点穴按摩疗法》一书,吾如获至宝,无分昼夜,数九隆冬酷寒僵手乃抄。兄怜之,齐力而为乎。此后,手本经“范伯伯”转借他人乃无踪迹……

  失此善本,恰似剜肠,随激师慨。师曰:“此从《推按精义》中来,亦‘开中焦’之法尔。徒儿如此向善,待为师口叙,以令其全貌得复之可乎?” 吾,欣喜若狂!随宗师所述,一十六载寒暑力奋执笔,以意出、实顿悟,致力归集,令原貌得复之。为验临床,经数十载临症心得,同补“精义”年代久远之亡失。……

  今逢盛世,民族复兴,值此拙作,奉诸善众。以此缅怀那些无数为中华民族医药卫生事业鞠躬尽瘁而献身的千古前辈们!不吝同道笑纳,拙笔鲁顿,学识所限,文笔难免是非。管窥之见,实出吾师之一门,谬误在所难免,尚希同仁校正,吾之幸甚矣。

  推??拿??按??摩??说(节选于《推按临症指南》郝连成原作)

  ??

  师曰:“推也,拿也;按也,摩也。皆以手之技法,解除患病苦痛也。令患体得安,乃适天地之然耳。昔圣贤,用心良苦,诸法深遂文化内涵。技之取术,艺之精专。论理合天地万物,至高至尚,从简而括,朔源於阴阳万物万类也!……

  老师说:“推与拿,按与摩,它们都是通过手法里的技术,去解除患者疾病所带来的痛苦呀。它能让患者身体安宁,而适应于天地之间的自然了。以往圣德贤良的人,他们颇具心意,善从成功的医疗经验中,渗透到了高素质的文化内涵。不仅从技法中提纯了技术,而更使技艺达到精确化与专业化。在理论上,则把天地万物与这医疗技术融括在,高尚、简炼、精纯的容括为一体,以及追朔其源头(生命本原),并且用辨证思维方式,通过对这阴阳的互为论述,针对万物万类中的客观实际,并从这些归纳之中(哲学道理)而去循序于自然中的一切了……

  阳刚、阴柔者居,阳阴偶兑。刚亢,柔卑。趋皮肉之筋骨,内动血气之与肌腠,动触于脉道血络,协衡内之阴阳,此之,推拿按摩也。”

  阳刚与阴柔类(手法)存在,它们之间虽各有其自我特点,但确保持着以对偶的形式。属于刚亢类型的手法,一般是针对亢进性的病变;而对阴柔类的手法,则针对怠惰性的病变。有的是趋向针对皮肉筋(肌腱)骨,而有的则去促使人体内在的生理生命活动的进行。通过剌激脉道血络,以达到平衡其(人体的)生理生命活动协调,这就是推拿与按摩了。”

  弟子问师曰:“简言‘推’者何也?”

  师曰:“推者,以手相伴,予体动助之佳也。佳乎?得体之施。故于行气之行血,从之推乎。曰:推之,以利体之气血运行耳。喻物于推之,当乃弃而不舍;於推之,以力劲之沉行,动助之前行。从阴阳而论,乃谓阳纲之父本;从刚柔之说,乃为刚亢之体主也。”

  学生问:“简扼的说,那‘推’又是指的什么哪?”

  老师说:“推,是用手去做伴,而给予人体一个美好动感中的享受。美好的是什么?是针对人体实施的一种操作施术。为了达到从施术中去助动人体的气血行进而采用的一种递式前进。说:推法,它是有利于人体气血的运行呀。比喻说推吧,在推的过程中虽有丢弃的,但它确不能有离开的。然而对于推来说,医生是把所施术中的力(施加力)保持住在一相对性的平衡之中,且又使这力的持久(持久性的下沉),保持着动向的时速,在向前行走。若从阴阳相互对比的角度去讨论,推,又是以亢奋型作为父本。若要从刚柔的角度去说,那它就是刚亢型里的主体了。”

  弟子问师曰:“于拿者何也?”

  师曰:“拿也,手之相合而并乎,内含空合之力劲。于人之拿乎,乃令气血之协从。於人体气血之论,乃令血气之合协;从阴阳而论,此乃阳中之阴;从术式之论,亦归阳本。”

  学生问:“对于拿来讲,那又是什么哪”

  老师说:“拿,是以医生的双手相互并合在一起。对于人体的拿,手势的内含而有虚空之处,且又在虚空范畴内所实施的一种持久性的力。而通过这种力,是让人体的气血能够随从力度的实施下去协从。然而从人体内在的气血角度去讨论,它又是让血与气之间能够有机的进行化合;若从阴阳角度去论述,它又是阳中的阴;而从技术操作的形式去论,它亦归属到阳纲范畴。”

  弟子问师曰:“按之摩之者何?”

  师曰:“所按也、摩也,皆术式之配也。此按,以收乎。于收之,以手求安也。吾徒之思乎?按哉!安与手之和也。”

  学生问:“按呀、摩呀,那又是什么哪?”

  老师说:“所说的按呀、摩呀,它们是术式之间的配合。首先是从按中而得到收获。对于收来说,那是用手去,争求人体的平安呀。我的徒弟们你们思考过没有?那按嘛!可是安字与提手相互结合的呀。”

  弟子问师曰:“按于阴阳之言,其何也?”

  师曰:“按,乃阴柔之母基。於人体而言,内潜外透,引导之来矣。所摩也,散其结凝也。何以谓之摩也?摩,以指掌为林,广为施之也。从阴阳而论,属阴中之阳也。

  学生问:“按对阴阳来说,它又代表什么哪?”

  老师说:“按,它是阴柔类型的母本基础手法。对于人体来讲,它是从内力的入潜之中,而去引导体内在受力之下的变化,又把这受力后的变化又向其外透达过来(散解出来)。而所施之的摩法,正是为了要散解体内的结聚与凝集了。那什么叫做摩哪?摩是以手掌上的手指相并为林而去发挥力的作用,进行对身体广泛性的去实施了。从阴阳的角度去讲,它属于阴中的阳啊。

  故,一推一按,阴阳合碧,偶兑相并,气血而从。故,循从‘导引’于阴阳,以阴合阳,阳以护阴,阴阳合护,于体何病可染乎?曰:得之气血利,户枢不蠹,流水不腐,血气行利,乃百病不生;于肌肤健,气血旺,卫气固、营气从,毒邪何可攻侵乎!故于之‘推按’也,乃使阴平阳密,何患可入住留存哉!”

  所以,一个推,一个按,是阴阳里的珠联璧合。两个手法之间的对偶并行,就能使人体内在的气血在力的刺激下相从。所以,在沿循‘导引’的过程中,对于阴阳,那就要以阴去合通于阳,而又让阳去护阴。阴阳在这样的呵护下,身体还有什病变被沾染吗?说:人体得到了气血的通利,就像门轴不会被虫蛀,而活水不易腐败。体内血液与其活力存在,许多种病变就不会产生。针对肌体健康,生命的活力旺盛,人体的免疫抗病力存在,那任何有害于人体的病菌、病毒,都没法侵入到人体了!所以对于少‘推按’来讲,它能使人体的阴平阳密,就没有任何病患可以留在体内且又能长期的存在了!”

  弟子问师曰:“曰‘推按’同否?”

  师曰:“曰推按,乃推拿与按摩之简称。今人从习俗忌语‘按摩’,故以‘推拿’代之。推拿与按摩,数百年来,则混为一谈。推拿暨按摩,按摩既推拿之说,此乃大谬不然!言帝颉造字,何无别,李杏桃姜乎。从实而论,推有推利,拿有拿宜;‘按’以安收,‘摩’以结散。非独术式也异,实乃所求也别。吾以竖语,以证百年,无求甚解之,误人子弟乎!

  学生问:“说:‘推按’是不是一样哪?”

  老师说:“说‘推按’,它是推拿与按摩的简称。近代的人沿席了民间的习俗而忌讳谁去讲‘按摩’,所以故意的以‘推拿’二字去取代按摩。推拿与按摩已有好几百年了,人们把它混在一起去谈论。说‘推拿’就是‘按摩’,按摩就是‘推拿’。这是大错而特错!若说从帝颉创造了文字以来,干嘛还不把李子杏子与去桃子和黄姜区别开哪。针对事实来讲,推有‘推’的好处,‘拿’有拿的适应症;‘按’是以安宁中的收敛;‘摩’是去使结行散。它们不仅在技术操作形式上有区别,实际要达到的目地,各自也有各自不同的要求。我用句刺耳不中听的话,去证明近几百年在‘推按’中,从根本上就没有弄懂它到底是什么,这实在是误了许多后来的学子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