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六十四章 计中有计(七) 更多>>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六十四章 计中有计(七)

    时间:2018-01-13 「怎么了?车出毛病……」克莱斯勒都已经在高速上停了有小一分钟了,施雅才反应过来,转头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儿,可话只问了一半儿就说不下去了,发现身边的男人正捋着从裤子里「钻出」的「大蛇」,还用火热的眼神看着自己,「你……你这是干什么啊?」
      侯龙涛微微一笑,伸手按开了女人的安全带,然后揽住她的后脖梗,往自己的跨间拉,「来吧。」「什么啊?干什么?」施雅的身子尽力向后仰着。「哼哼,用你的小嘴儿帮我服务一下儿吧,你的口交技术是属于相当不错的一类里的。」「别闹了,我……我没心情,你也太……太不顾我的感受了,快开车吧。」女人说着就又要哭出来了。
      男人能感到施雅抗拒的力量,他也不再用劲儿,打开自己的安全带,把身子倾了过去,搂住女人的肩膀,左手轻轻隔着裤子在她的大腿外侧抚摸,吻了吻她的嘴唇儿,「我知道你的心情很不好,我就是因为理解你,才一定要你服侍我。」
      「我不明白。」「我知道你不放心小龙,你捨不得他,但他是去上学了,还有他爸爸在那边照顾他,他一旦学业有成就会回来的,短短的四、五年时间,对于他未来的事业和发展来说,是一个很小的代价,再说以你的经济实力,每隔一两个月就可以去看他,他要是不急着毕业,每个寒暑假还都可以回来,你没必要难过的。」
      「这些我都知道,但我……我满脑子都是小龙,他长这么大从来没离开过我。」「呵呵呵,对啊,做母亲的嘛,就算是没必要的担心,也没人能责怪你的。但看着你被没必要的忧虑所困扰,而不想办法为你排解,那就不是一个好情人了。」侯龙涛的左手插进了女人微分的双腿间,用手掌压住了她的阴阜,猛的揉了起来。
      「啊……啊……你……嗯……」「为了让你忘却和儿子暂时分离的忧伤,我要用我的大鸡巴把你的身、你的心都填满,第一步当然就是填满你的小嘴巴了。」「不……不可以……啊……」施雅口中拒绝着,双手却撑到了座椅上,将屁股抬了起来,这样悬空儿,便于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跨间大面积的搓动。
      侯龙涛这次不再使用温柔的手段,而是一下儿就挑出了女人的香舌,拚命的吸吮,大拇指用力的按在她阴蒂的部位,另外的四根手指向里抠,在她的肛门和小穴之间快速的来回滑动。「啊……啊……」施雅的身体在颤抖,她紧闭着眼睛,舌头根儿处有犹如即将断裂般的疼痛,加上下体传来的骚痒,足以让脑神经麻痺了。
      侯龙涛放开女人的舌头,把她留出的口水舔乾净,然后就不再猥亵她的下身了,而是坐正了身子。「啊……别停啊……」施雅抱住了男人的胳膊,眼中儘是淫慾的火焰。「哼哼,先满足我一次,我自然会让你爽上天的。」侯龙涛一把将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裆部。
      「唔……」施雅也再不推拒了,一口叼住了直立的阴茎,一上来就发力的上下套弄,连平时口交时的温柔舔舐都省了,她知道自己活动的越快,男人得到的快感就越强,自己口腔中的感觉也就越强,她要用疯狂的性交来使自己麻痺,使自己忘却心中的思念。
      侯龙涛一阵得意,施小龙现在大概正在候机大厅里哭呢,自己却把老二插进了他妈妈的檀口里,这种感觉和最初一边肏干他妈妈,一边痛苦的想像他是如何玩弄陈倩时的感觉,那可真是天壤之别啊。男人看了一眼后视镜,一脚跺在油门儿上,克莱斯勒再次蹿上了高速公路。
      施雅一直在使用「深喉」的技巧,不知为什么,给这个年青的情人口交越来越困难了,记得刚和他好的时候,只要用一直手攥住肉棒的底端,自己的喉咙就不会怎么「受苦」,可现在,除了那个大龟头儿,还有一小段阴茎都挤进了自己咽喉。
      她也曾怀疑过侯龙涛的老二在不断长大,可每次都没来得及问,就被干的死去活来了,等一觉醒来,就不记得要问了。施雅知道,虽然大小并不能决定一切,但他本来就很持久,恢复能力又强,现在再加上个头儿,自己真的是没什么好抱怨的。
      没几分钟,车就开到了高速上的收费站,侯龙涛有点儿爽糊涂了,等到他交费的时候才想起没有事先準备好钱。他左手按了一下电动车窗的按钮,然后就挺起身,开始从西裤的屁兜儿里向外掏钱包儿,「对不起,对不起,稍等一下儿。」施雅也只能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但右手还是飞快的捋着肉棒。
      本来因为车窗是贴着黑膜儿的,如果只开一条缝儿,交了钱就走人的话,外面的人是无法看清车里的情况的,可PT
      Cruiser的电动车窗是那种按一下儿就完全降落的,侯龙涛又急着找钱,忘了再按一下儿电钮止住它。这么一来,车里所发生的一切就都毫无保留的暴露给了收费员。
      那个收费员是个二十出头儿的女人,长得还真有几分姿色。车窗一开,她先是听到了一阵浪蕩的「唔唔」声,紧接着就瞧见一个女人抬起了头,脸颊由于慾望而微微发红,眼神也是迷迷茫茫的。收费员稍稍欠了一点儿身,一根高耸的阴茎就映入了她的眼帘,「啊!」她吃惊的轻叫了一声。
      侯龙涛已经坐好了,刚从钱包儿里取了十五圆儿,听到女人的叫声,转过头来,看到她一脸奇怪的表情,「怎么了?」「流氓。」收费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噢噢,」侯龙涛意识到她是看见了施雅给自己口交的行为,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
      「少废话,交钱吧。」女人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手几乎都伸进车窗里了,一把抢过那十五块钱。「嗨!」侯龙涛就像示威一样,一等挡路的护拦抬起,就再次将施雅的脑袋按了下去,当着那个收费员的面,让她继续吸吮自己的肉棒,「少见多怪,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啊?」说完就开着车扬长而去。
      「你大爷,流氓,神经病。」收费员探出脑袋,冲着远去的克莱斯勒大骂了两句。「出什么事儿了?」后面一辆车的司机奇怪的问。「没事儿。」女人没好气儿的答了一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瞧了一眼,在窗子的上面有一个保安摄像头。
      又开了六、七公里,侯龙涛不想再忍了,但又怕自己射精的时候控制不住方向盘,前方正好儿有一个出口儿,他就把车驶入了附路,接着就开进了路边一片看似人迹罕至的小树林。就在这时,施雅也使出了自己绝招,用喉咙钳住男人的龟头,紧接着喉咙粘膜就是一阵起伏蠕动。
      「啊……」侯龙涛低吼了一声,狠狠的踩住了剎车,阴茎开始间歇性的抖动。他的双手是握在方向盘上的,还繫着安全带,又有心理準备,身体只是向前晃了晃。施雅可就惨了,身子向前一冲,正在喷发的肉棒脱出了她的檀口,大量的精液不光进入了她的食道,还射了她一脸。
      男人飞快的下了车,转到副驾驶的一边儿,拉开了车门儿。施雅还没起来呢,正用手将面颊上的精液往嘴里抹,脸上带着埋怨,「你……你真是的,不能好好停车啊?」侯龙涛「嘿嘿」一笑,把她也拉下了车,紧接着又把她塞进了后座。
      侯龙涛让施雅展开双臂,抱住两个前座上的头枕,双腿贴住椅背儿,上身下压。他坐到女人身后,伸出一只手,抚摸着那一瓣因为向后撅,而被女装裤裹的紧紧的屁股,五根手指稍稍加力,就陷入了柔软的臀肉里,再漂亮的女人,如果臀部上没肉,玩儿起来也不会太有感觉的。
      男人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伸出两根手指,顶住了施雅的两片大阴唇,快速的揉搓,「咕叽、咕叽」的水声随即响起,「好家伙,都湿成这样了,你是漏了还是怎么招?裤子全透了,难不难受啊?我帮你脱了吧?」
      「快脱……快脱啊……」施雅早就忍不住了,有节奏的用屁股在空中画着小圆圈儿。「好一个深闺冤妇啊。」侯龙涛在心
      感歎了一句,只要自己搞的她春潮氾滥,就不怕她会因为想念儿子而做出不利于自己「迎娶」陈氏姐妹的举动。
      侯龙涛解开了女人的裤扣儿,双手插入了她内裤的裤腰,猛的向下一拉,就将内裤连同女装裤一起扒到了她的腿弯下,这才看清,泉涌般的淫水儿已经在雪白的大腿上形成了两道清澈的溪流,从女人下体散发出浓郁的性味儿,那种味道是和年轻姑娘的芳香截然不同的,是完全熟透了的女子特有的、用来吸引异性的气味儿。
      男人被那种气味儿深深的吸引了,那种何莉萍、许如云和吴爱琳身上都有的气味儿。他一边用力的吸着气,一边伸长了舌头,从施雅的一条大腿内侧开始舔舐,经过深红色的阴户,再到另一条大腿的内侧。
      男人突然的温柔并没讨到什么好儿,施雅一下儿就变得烦躁不安了,不断用屁股向后拱着他的头,「快……快……不要……啊……不要再舔了……啊……快插……插进来啊……我要……」侯龙涛也知道她急,经过这么短短的几分钟,自己的老二也经重新恢复到了「临战」状态,那就没必要再拖延下去了。
      侯龙涛弓着身站了起来,虽说PTCruiser比一般的小轿车要高,但他的后背还是紧贴着车顶儿,他的双手插进了女人的上衣,推开胸罩,用力的捏住了那两团如同棉絮般柔软的乳房,硬梆梆的阴茎向前一送,「噗哧」一声,尽根没入。
      「啊……」施雅满足的大叫了一声,然后立刻就收住了声音,她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家的卧室里。满足只是暂时的,因为她的身体被夹在两个座椅之间,又被男人从上面压着,根本就动弹不得,又赶上这个「死」情人最爱一动不动的感受女人阴道本能的收缩,她可真是有点儿急了,小声的催促道:「动……动一动……老公……嗯……你倒是……倒是肏我啊……」
      「那我就来了。」侯龙涛开始迅速的抽插起来,因为后背是贴着车顶儿的,说是抽插,其实屁股移动的幅度非常的小,但这样却一点儿也不影响两人所得到的快感。侯龙涛的腰腹力量很足,就算阴茎只向后退出一点点,撞击子宫的力量也毫不减弱,「吱吱」、「噗哧」、「咕叽」,各种淫蕩的声音还是从两人交和的性器间不断发出。
      「唔……嗯……嗯……」施雅咬着自己的一根手指,拚命的忍着不发出声音,男人姦淫自己的速度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娇嫩的子宫简直快被撞烂了,阴道里的膣肉都来不及细细的品味被磨擦的快感,就已经接近于麻木了。
      清纯女孩儿娇羞无限的样子是侯龙涛的最爱,成熟美妇淫蕩骚浪的样子也是他的最爱,但像施雅现在这个样子,明明是个熟女,想叫却又不敢叫,一点儿都放不开,他就不太得意了。男人揉捏乳房的双手又加了两分力,「叫啊,叫出来,你越叫,我肏你就越狠,大声叫,不会有人来的,除了我,没人会听到你发骚时的浪叫的。」
      听了侯龙涛下流的话语,女人睁开了眼睛,四周都是树影重重,只有在正前方很远的地方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片红砖房,大概是个小村庄,这里已经远离公路了,连车声都听不到,静悄悄的,也许真的不会有人来吧。
      施雅放开口中的手指,张开了小嘴儿,一连串儿的淫声浪语就此而出,「老公……啊……用力……用力啊……我的乳……乳房要被你……啊……捏爆了……啊……啊……小穴……小穴要……啊……要坏掉了……爽……爽死了……」她一旦叫出来了,就再也停不住了,从她声嘶力竭的喊声中,旁人是很难猜出她其实是在享受。
      侯龙涛果然不食言,大腿撞击女人丰满屁股的「啪啪」声更加的紧密了。他也不用换什么花样儿,一直就这样搞了下去,姿势在精不在多。由于两个人在车里的疯狂交媾,如果从外面看,克莱斯勒一直是在不停的振动,这种振动持续了很久,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间就嗄然而止……
      「醒醒,到家了。」侯龙涛伸手拍了拍身边女人的脸蛋儿。「嗯……」施雅揉了揉眼睛,昨晚就没睡好,刚才又被狠狠的肏了一顿,坐在车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你自己上去吧。」男人探过头去,吻住了她的嘴。
      「唔……」施雅把情人的舌头迎进了嘴里,用自己的舌头和它搅动了一会儿,「你跟我上去吧,我给你做午饭。」「不了,你下午还得上班儿呢,而且我现在就要去找陈倩她们,那件事儿越早了结越好,夜长梦多。」「那你要及时通知我啊。」「放心吧,一有结果或是有什么变化,我就会打电话给你的。」「谢谢你……」
      「傻瓜,还跟我说这种见外的话。」侯龙涛的左手隔着衣服捏住了女人的乳房,「虽然你儿子出国了,还有我陪你呢。」施雅也想说几句情话,可一张嘴就是「啊」的一声痛叫,「你……你轻点儿捏。」「啊,我忘记了。」男人这才想起这对儿奶子已经被自己抓的青一块儿紫一块儿了。
      侯龙涛看着施雅上了楼,这才向着公主坟的方向开去。虽然今天是星期六,但由于春节倒休的关係,各个机关单位都已经开始上班了,所以陈倩和她的父母自然都不会在,只留下了还在放寒假的陈曦一个人在家。
      到了楼下,侯龙涛先给陈曦的手机拨,没有开机,他又拨通了女孩儿家的电话。「喂。」电话铃儿响了两声之后,一个略带忧郁的声音从听筒的另一头儿传了过来。「小曦,是我啊。」男人用比较沉重的语气做开场白。
      一阵沉默之后,陈曦终于开口了,「有事儿吗?」虽然她尽量把语气放得很平缓,但还是能听出些许的颤音儿。「我知道你家现在没人,我能上去吗?」「不可以。」「啪!」电话被挂断了。侯龙涛接着再打,不过直到变成了占线音,女孩儿也没有再接。
      男人并没就此放弃,一遍又一遍的按着重拨键,每次都是等到占线音出现。他的脸上是有笑容的,他知道陈曦还是捨不得自己,要不然她早就把电话线拨了。「你有完没完!?」经过十几次尝试,不懈的努力最终有了回报。
      「小曦,我爱你,我爱你,你不听我解释,我就一直打下去,反正我无事可做。」侯龙涛分明是在耍无赖,但却把语速放得很慢,听起来就多了几分真诚。「你……你……你再打我就报警了,告你骚扰。」「好,你告吧,为你坐牢,我心甘情愿。」
      「你……你……」「小曦,我就在楼下,我要上去见你,你不给我开门,我就一直在楼道里喊『侯龙涛爱陈曦』,你不想让我搅得四邻不安吧?我现在就上去了。」「不……不要,我不会给你开……」连女孩儿的话都没听完,侯龙涛就把手机挂了,蹦下了车,小跑着进了陈曦家的楼道。
      上了楼,女孩儿家的大门是虚掩着的,侯龙涛微微一笑,走了进去,反手就把门撞上了。陈曦就坐在客厅里的方桌后,看到男人进来,立刻把头扭向一边儿,「有什么话你就快说,说完了就请你离开,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其实她从昨天到现在,想的都是侯龙涛,哪儿有心情做别的事儿啊。
      「小曦……」侯龙涛走到女孩儿身后,扶住了她的香肩。当男人的手一碰到自己的身体,陈曦猛的晃了晃肩膀,把它们甩开了,自己也站起了身,双臂抱在胸前,走开了几步,用背对着男人,「你到底有没有事儿?」
      侯龙涛猛的向前一冲,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女孩儿,吻住了那雪白的脖子,「小曦,我爱你,我爱你……」「啊……」陈曦的身体先是一僵,然后就变得软绵绵的,靠到了男人的怀里,「涛哥……我也爱你……嗯……」女孩儿扭回头,闭上了眼睛,把香唇献了出来。
      侯龙涛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毫不费力的就打动了女孩儿,赶忙把嘴凑了过去。就在这时,陈曦忽然睁开了眼睛,猛的挣脱了男人的怀抱,「不……不可以,涛哥,不可以的……」「怎么了,小曦?」「不,我不会再被你的花言巧语所骗的。」
      「小曦,我不是骗你啊,我是真的爱你。」侯龙涛并没对女孩儿的突然翻脸而感到失望,本来就预料到了不会这么简单的。「你爱我姐姐吗?」「爱。」「那,另外那五个女人呢?你也爱她们吗?」「爱。」「你谁都爱,那又跟你谁都不爱有什么区别呢?」陈曦大叫了一句,委屈的哭了出来。
      「小曦,你要我怎么样,才肯相信我呢?」侯龙涛紧皱着眉,一脸的焦急与无奈。「我要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分手,我要你只爱我一个人。」「小曦,」男人向后退了两步,缓缓的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对你们的爱是没有偏重的,她们把身心都交给了我,我不能对不起她们。」
      「那你就能对不起我吗?我一样把身心都交给你了。」「其他女人从来没有反对过我追求你们姐妹俩,为什么你不能接受她们呢?」「不,我不能接受。你要是真的爱我,你就离开她们。」「小曦,除了这个要求,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的,哪怕是要我为你去死,去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决不会眨一下儿眼的。你知道我是真的爱你,我把你看的比生命都重要。」
      「呵呵,」女孩儿笑的好苦,「姐姐说的一点儿错儿也没有,男人的话最不值钱。」「什么意思?」侯龙涛一时没明白过来。「为我死?为我上刀山下油锅?我比你的生命都重要?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要是在一天前,你对我说这些,我一定会好高兴的,可现在……」
      「现在怎么了?」「现在我知道你是个骗子,感情骗子,除了你自己,你谁也不爱。」陈曦一把推在男人的胸口,把他往门口儿赶,「你不是要死吗?你去死好了。」「小曦,你干什么?」侯龙涛只稍稍用了一点点力量反抗,任由女孩儿把自己推了出去。
      「你滚,你滚,我恨你,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陈曦冲着关上的大门喊了起来,然后一转身,后背靠住了门,缓缓的滑坐到地上,把脸颊埋进了双膝间,再也抑制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恨你,你去死,我恨你……」
      「唉……」侯龙涛歎了口气,叼上一根儿烟,他的心里一点儿也不比陈曦好过。心疼归心疼,该做的事儿还是得做,已经从妹妹这边儿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明天再去姐姐那
      「传达」,应该就差不了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