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猪八戒逞淫女儿国 更多>>
 

    猪八戒逞淫女儿国

    时间:2018-09-16 话说八戒随唐僧取经,鞍前马后,得成正果,恳请佛祖大发慈悲,恢复了他天宫俊郎的本相,受封多情使者。八戒返回高老庄,寻得爱侣高翠兰,小两口恩恩爱爱,畅游爱河,倒也是一番人间快活。
    一日,八戒突然念起师父和师兄弟来,决定赴花果山一行,探望他们,顺便邀请他们到高老庄做客。八戒对高翠兰商量此事,高翠兰依依不捨,她历尽苦难好容易与爱郎重合,青春年少,情感日浓。闻及此事,翠兰投进八戒怀中,扭腰摆臀,女儿情态,难以表述。
    八戒拥着娇妻,那丰腴的少妇胴体,让他又是一阵慾火上升,虽说是日日快活,夜夜春霄,欢好无数,八戒总对娇妻迷恋不捨。翠兰这一扭动,八戒食髓知味,憨然一笑,轻偎俏脸,上下其手,高翠兰星眼流动,娇吟不已,鬓角还微微的有着几滴的香汗,一缕打湿的秀髮贴在耳根处,少妇风情,诱人到极点。
    须臾,一具香喷喷胴体妙相横阵,那雪白丰挺的双乳,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那浑圆翘挺的美臀,圆润光滑腻滑白皙的修长大腿,更让八戒百看不厌,百摸不厌的那芳草地,蜜汁露滴。
    八戒双眼一亮,抚摩翠兰大腿的手指上移,直取花心,到嫩穴里去採摘「花蜜」。
    翠兰受到八戒手指的侵袭,反应比较激烈,颤抖的素手紧紧抓着他作恶的手指,娇喘连连道:「好老公…不…不要用手…哦…我要…我要…」
    翠兰再也说不下去了,八戒满意地看着老婆羞涩的表情,儘管和自己欢好,翠兰依旧那么羞于出口,他在翠兰下身的手指越发加大了力度和沖度,旋转着,扣弄着。
    「老婆,你要什么呀…说啊…」八戒在翠兰耳边调笑着。
    「啊…啊…哦…老公…我要…我要你疼…」翠兰忍受不了来自下身的快感和骚痒,红着脸儿,终于放蕩地开口。八戒长笑一声,双手扶着爱妻的细腰,捧着她的玉臀,对正自己的尘柄,提身而起。
    「滋」的一声。
    「哦…老公…」翠兰一声娇啼,檀口一口咬住八戒的肩头,美目紧闭,脸上露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适的表情。
    进入桃源,一如以往的紧窄,舒爽温热的感觉传来,八戒越发亢奋,他坚定地挺入,继续探索那奇妙的世界。每一步走动,翠兰就会呻吟一声,那婉转百媚的神情使八戒感受到征服爱妻美丽肉体的快感。
    「翠兰,哦…你…好美…」
    「哦…老公…你好能…干。嗯…妾身…不行了…哦…」翠兰双手挽着八戒的脖子,弱不禁风的样儿,她感觉老公的玉杵如同灵蛇一般,不停地点弄着花蕊,她的身子颤抖着,被八戒架着的雪白大腿上蜜汁如雨。
    翠兰感觉内里一阵灼热,她的心花开了又谢谢,谢了又开,被八戒弄得骨酥体软,不堪採摘。
    「啊…又出来了…哦…老公啊…不行了…再不能…累坏了…」
    翠兰在八戒耳边软语道。
    八戒见爱妻可怜见样儿,遂放她一马,温柔地将翠兰放于床榻。翠兰幸福地望着自己的老公八戒,他英俊潇洒,温柔体贴,能有如此夫君,实是自己前生修来的福份啊!
    「老婆,我想了一下,还是去花果山一下,不然那猴子会杀上门来,说我见色忘义的!」八戒对翠兰言道,虽然都已成佛,八戒对师兄孙悟空惧怕仍在。
    翠兰只好叮嘱老公早去早归,勿让芳心掂念。
    (二)
    话说八戒一路行云,瞬息已至女儿国,八戒降低云头,俯目下视。下界依然是莺声燕语,花香脂香飞扬。八戒的心中一动,不由想起那千娇百媚的女儿国主来,她对师父唐僧癡情一片,只可惜师父榆木疙瘩一个,铁石心肠,不解内情,空辜负了女儿国主一番美意。
    八戒不由心头一热,「看一下女儿国主如何,好去给师父报个信。」八戒找到理由,就按下云头,直趋女儿国皇宫。
    话分二头,此时。
    女儿国主正坐在皇家花园凉亭,她素手托着香腮,春水含愁,满怀心事。一园的奇花异草也引不起她半点的兴致。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女儿国主轻启珠唇吟道,她癡癡地看远方,陷入那令她痛苦又甜蜜的回忆。
    那从大唐万里迢迢取经的俊男子,乍一见面,她整个心都陶醉了,为了他,她放下女王的身份软语相求,与他并肩携手,低声暱语。水中的倒影,成双结队的金鱼,相伴相依的鸳鸯,都是自己畅诉情怀的借喻。女儿的心思也察觉到那俊秀男儿对自己也并非毫无情意,只是他取经心坚,舍下自己不顾。
    「唐僧哥哥,如今你在哪里?不知你可曾念着小妹?」悲从心来,二行情泪顺着玉容凄然而下。
    「国主,请您保重凤体,回宫歇息吧!」一旁的女相劝道。
    「你们回吧!朕想静一静。」女儿国主挥挥手。忠心的女相看着自己的陛下痛苦的样子,很后悔当初不应该放那唐僧过关,不然国主也不会如此忧伤。
    「国主不回,吾等也不回!」女相坚持说。
    「你…哎…何苦…」
    女儿国主无可奈何,只好站起身。
    就在此时,天地突然低暗下来,一阵怪风平地而起,鬼哭狼嚎,飞沙走石,好不怕人,还夹杂着怪笑声。
    「保护国主!」那女相机警,拔出剑来,然而那怪风却将她捲走,宫娥们也不知去向。
    更为怪异的是,那女儿国主所处之地,却秋毫无犯。
    面对此等怪异,女儿国主不由花容失色,颤声道:「你…你…你是何方妖物…你来做甚?」
    怪笑声起,风止。凉亭前一团黑雾凝集成人形,但见此人尖嘴尖耳,红鼻,身高不足一米,偏又文士打扮,故作风流,令人做呕。
    「久闻女儿国主花容月貌,国色天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小生空空洞钻地大王特向国主问安了!」出于女性的直觉,女儿国主感到那怪的目光如同有形之物一般,在自己身上巡视,她有种感觉,彷彿那厮在用心剥着她的一层层衣物。
    她心中惊慌,但勉力支撑着,怒声道:「朕是女儿国主,上应天命…你快快回去…休得无礼!」那厮却不理会,逕直上前,淫邪地笑着,那红鼻还故意耸动几下道:「好香,不知是否国主的女儿体香?如此美景胜地,国主可肯大方地将玉体与在下一观乎?
    「话罢,那怪上前,双手张开,欲抱国主。女儿国主大骇,急欲奔开,奈何身如被束住一般,动弹不得。
    「国主不要再挣扎了,你我是天注良缘,小生一亲芳泽,幸何如之!」那钻地大王得意洋洋,一把托住女儿国主的娇躯,在女儿国主的玉容上香了一口,就让她仰躺在石桌上。
    钻地大王一副急色鬼的样儿,急急地为女儿国主宽衣解带,一把撕去女儿国主的胸围,一对雪白的坚挺的玉乳立刻破围弹出,那二点樱红象徵着女儿家的圣洁。落于钻地大王的眼中动人心魄,赏心悦目。钻地大王顺手一抹国主的胸部,放于鼻端一闻,露出陶醉的神情。
    「你…你…这妖怪…我唐僧哥哥不会饶了你…他的徒弟也不会放过你…来…来人啦。」
    「叫吧,大声叫吧!…本大仙就喜欢你这样的…调调…」
    女儿国主又羞又愤,又气又恨。她悲苦万分,「唐僧哥哥…你知道吗?…
    我为你保着的清白就要让这妖怪给玷污了…唐僧哥哥……小妹…来世再见了!」女儿国主决心以死拒辱,以保清白。
    那妖怪见女儿国主一脸的坚决,忙念了一个字「定」。
    女儿国主的小嘴微张,轻咬着香舌。
    「想死?没那么容易,本大仙还没爽过的呢!国主,等你尝过本大仙给你的滋味,你就会什么人也不想了,就只想和本大仙长相厮守了,呵呵…」
    钻地大王去掉女儿国主的凤裙,国主那散发清香的娇躯呈现无遗,那雪白的酥胸,那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美丽修长的玉腿紧紧併拢,她那芳草如茵的桃源一览无余,「嘓」的一声,那妖怪吞下一口馋涏,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没想到女儿国主的身体这么绝美。
    妖怪乃是色道高手,并不着急分开国主的玉腿,却用手抚摸她大腿内侧,感受她大腿上那滑腻细嫩的肌肤和柔软的感觉,并不时用手指抚弄她的下体。
    「唔唔…唔…」
    「啊…对了…差点忘了…本大仙有几粒仙药送与国主…包你欲仙欲死…和本大仙共享人生极乐…」那妖怪伸手从怀中掏出个药瓶,喂塞了两颗到国主的小嘴里,餵她吃了下去。女儿国主想要拒绝,可是身不由已,那药方一下喉,女儿国主就感到全身火热难耐,一股就不出的骚痒在全身窜行。
    「不…我不…绝不屈服…不…我不会向妖怪屈服!」国主的心语。
    那妖怪看着刚烈的国主玉容坚决。不由大为惊讶,一般寻常的女子,一粒下喉便会浪声妙语,任他摆布。而今,女儿国主却顽强地支撑着,不过也只是时间早迟而已,妖怪对自己的仙药深有信心。
    钻地大王也忙着脱去衣物,他虽然矮小,但胯下之物却是十分狞恶。他爬上石桌,双手分开国主的玉腿,那含苞之处,已然玉露欲滴,春潮涌动,看来,在药物的刺激下,女儿国主生理上的关防背叛了她的心理。
    「啊,看看,看看…在我的胯下没有不淫蕩的女人…你也不例外…来吧…国主…把你的身心奉献给我吧!」妖怪邪恶地说道,胯下之物在国主的眼前晃蕩,充血的龟头似乎在宣告女儿国主的悲惨结局。国主闭上美目,绝望地等待。
    妖怪的巨物在国主的大腿处冲撞,却迟迟不进,妖怪故意这样做为,以配合仙药的功效,企图使女儿国主全身心地堕落。
    女儿国主花心处的花蜜越来越氾滥,目睹此景,钻地大王相信女儿国主的心理就要全面崩溃,他开始行动了,他双手抚摸过她的乳尖,放肆的捏着那两粒鲜艳的乳头,下身抬起,正待全力进入。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怒喝,一声雷响,一声惨叫。
    (三)
    「醒醒…贤妹…贤妹…醒醒…」
    好熟悉的声音,一辈也无法忘怀的声音,迷糊中的女儿国主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魂牵梦萦的俊脸,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是?女儿国主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呜」,痛,不是梦。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可是我…我…」女儿国主伤心欲绝,等待多年的人儿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却已被妖怪玷污了。她恨不得自己死了才好,莫让他看见自己悲惨的情形。
    「没事的,贤妹,妖怪已被我除掉了…你还是冰清玉洁的女儿身…」那俊脸扶着女儿国主下得石桌,指着地上一物言道。但见地上一头巨狼倒毙,头顶几个孔洞,腥气扑鼻。
    女儿国主闻得自己尚未被玷污,精神大振,看见妖怪死状,不由心底一阵害怕,她娇声道:「唐僧哥哥,快把那厌物丢了。」
    那唐僧闻言,衣袖一挥,那巨狼尸身已灰飞烟灭。
    「贤妹…那妖物已让我清了…你…你怎么啦?」
    唐僧一把扶住喘息不已,玉脸粉红的女儿国主。
    「唐僧哥哥,我被那妖物灌下药物…现…现在…我…呀…我要…
    …我要…你」见面时的狂喜延缓了药物的发作,然而,见到情郎的女儿国主情火攻心,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那一股股的慾火,已不知在她的体内烘烧了多久,烧的这天仙般的绝色少女慾火狂升,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
    「哦…啊…受不了啦…唐僧哥哥…快快…我要…」
    「啊…我…我不是…我…我…」那个唐僧支支吾吾,迟疑着。
    女儿国主的双腿紧夹,蜜汁如珍珠般下滴,她双手紧拥情郎,就往石桌上倒下,乾柴烈火,一点就燃。
    「啊…好痛…哦…唐僧哥哥…好…就是这样…」
    一声破瓜娇啼,拉开了肉战的序幕。
    将冰清玉洁的完美娇躯完全交给了爱郎,女儿国主羞涩与幸福交织,慾火与痛苦并进,她扭动娇躯,娇哼不已,下身那之处含苞之处,一缕鲜红沾在刚佔有它的玉杵上,标誌着女儿国主成为了少妇。那唐僧伏在女儿国主身上,温柔地吻着她的小嘴,暗暗庆幸自己刚好赶到,否则花落他家,遗憾终身。
    「哦,哥…用力些…哦…好痒…啊…」
    「哦…贤妹…」
    女儿国主此时如同一个蕩妇般放开了自己的身心,扭腰摆臀,恣意迎送。那唐僧见此情景,听着动人的呻吟,嗅着醉人的体香,也极力配合,紧紧抓住她娇弱不堪一折的纤腰,开始由慢而快的抽插起来,玉杵深深进入女儿国主体内,每一次都尽根而入,直低花蕊。
    「啊…我的唐僧哥哥…你让小妹美死了…哦…」女儿国主肆无忌惮的浪叫着,娇躯像被投入火焰中燃烧一样,週身颤抖着。
    她只觉得口和呼吸加速,又像是在喘,她拚着命的在扭动,那修长雪白的大腿死死地夹着唐僧的熊腰,葱葱玉指更是饥渴难耐在抓在唐僧背上。那唐僧品嚐着胯下绝美的肉体,恣意地攻陷着她的花心,挞伐得她香汗淋淋、喘叫不已。那种舒畅、那种美,已不是用文字与语言所能形容的。
    「哦…好热…出来了…哥…我还痒…我还要…」
    「贤妹…今天哥就陪你到极乐世界吧…哦…好舒服…」
    女儿国主在妖怪的药物催逼下,不知疲倦地索要着。而那唐僧也似乎精力充足,游刃有术。二人交胸贴股,融为一体。整个花园也变得春意浓浓。
    后语
    几天后,依旧在那个凉亭,一对情人紧紧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
    「唐僧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贤妹,我会随时回来看你的。我去去花果山看看我的大师…呃…大徒弟…就回来…」「唐僧哥哥,你不要又忘了我…我…等你。」
    (不知道是唐僧还是八戒的,请看这句话…)
    「贤妹…我忘了你…也不忘了我们那天…」
    「呀…你还说…唔…哥哥…你的手…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