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二十一章 更多>>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二十一章

    时间:2018-07-11 智原和智冠分别解开小依被吊起来的两只手,智原不许弟弟再碰她,自己一个人扶着小依来到体操垫上躺着。
      「小依……你还好吧……」看着她被搞到软棉棉的样子,智原忍不住心疼的柔声问道。
      「别理我……你们可以走了吧……」小依闭着眼虚弱的回答。
      「怎么可以呢?我们是一起的……我们刚才才作过爱,我要对你负责……」智原又气又急的说道。
      「唉……你还不懂吗?那不是我自愿……是你强……强姦我……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小依实在已经无力和侄子解释,因此说这话时也不像先前那么激动。
      「乱说!你看,你那里……都还有我的精液……你想否认你是我的人吗?」智原推高她两边大腿,固执的要她看自己沾满白浊浓精的阴户。
      「嗯……」小依眼眶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跟你说实话……在你之前……我早就被叫你们来的那群人……轮姦过……好几次了……你刚才也看过录影……就连你文彬叔叔……都上过我……你和我作了又怎样呢?轮也轮不到要你来负责啊……」小依为了让侄子不要再对她存有妄想,忍着羞恨亲口说出自己难堪的事。
      「可恶!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要敢在来!我就宰了他们……小依,你不要害怕!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到欺负……」智原满腔醋火狂烧,想到躺在这里的美丽小依曾被那些人轮流糟踏,他气得拳头都握起来,只是没反省最可恶的是连身为人家侄子的他都来参一脚。
      「唉……」小依见智原根本说不清道理,一味的只迷恋她的美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好绝望的歎一口气,反正被侄子玷辱已成事实,早已挽回不了什么了。
      此时门外由远而近传来许多人的脚步声,屋内赤条条的二男一女都不自禁望过去。
      门「呀……」一声轻响被推开,一群黑鸦鸦的人影在外面,陆续走进来的是JACK、沈总、袁爷、山狗……等人,以及被这群人推进房的黄老爹、文彬还有志彬,所有进来的人都穿回了衣服,最后被拉进房的是玉彬,他像条狗一样赤条条的被颈环锁着脖子,由泉仔牵着爬进来。
      「呦呦呦……看看这是什么淫乱的样子……」JACK和沈总一干人刚一进来,就不怀好意的扫视着以难看到极点的姿势坐卧在体操垫上的三个人。
      「刚才你们在干嘛呢?怎么都没穿衣服?侄子还把婶婶的腿推得那么开……呦!小穴还在流白白的汤呢……」沈总故意放大音量叫着!
      小依这才惊觉智原仍把她两边大腿推得开开的,惊羞之下叫了一声忙往后爬开、背对着人群蜷起身子夹住双腿。
      「你们……别想再欺负我的小依……」智原看到那么多人虽然害怕,尤其又有玉彬和黄老爹等人在场,不过他仍尽速的用身体护住小依,声音颤抖的警告着JACK一干人。
      「啪啪啪……」JACK鼓着掌,一伙人大声的淫笑起来:「真不愧是以前我们公司的大美女,连丈夫的侄子都爱上她了呢!」
      沈总转头对像狗一样被踩在地上的玉彬道:「你老婆还真受男人欢迎呢……老的少的都喜欢她。」
      「唔!」玉彬愤怒的瞪着他,但是嘴巴被塞入塑胶球、手和脚被铁炼炼在一起根本无法反抗!在一旁怯懦呆立的黄老爹及志彬、文彬,也只能低下头不敢出声,因为这些押着他们的人都是又高又壮的大汉。
      「你刚刚说……她是你的小依……莫非你真的上过她>」JACK明知故问的激着智原。
      「当然……我们刚才……作得很快乐……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不要再说了!我没有……玉彬!你不要相信他乱说!是他强迫我……强姦我的……」小依再也听不下去,激动的哭着反驳智原的话。
      其实她不用解释玉彬也都知道,刚才除了拔毛那一段JACK没让玉彬观赏外,从智原和智冠将小依拖到铁栏上吊起来,开始奸辱的一连串精彩实况,玉彬一家子的男人都从监视器上看得一清二楚。
      「嘿嘿……好啦!先把这条狗牵走吧!」JACK命泉仔将玉彬拖走。
      「玉彬……」小依噙着泪想追过去,但马上被沈总抱住,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被拉走!
      「你放开她!」智原见沈总抱着他心爱的小依,眼睛都要冒出火来!
      「臭小子!你想要这个小美女吗?嘿嘿……慢慢等吧!」山狗走过来挡在智原面前,一百九十几公分浑身肌肉纠结的黑人淫笑睥睨着他,智原胆寒的吞了一口口水。
      「你……你说什么?……快点叫他放开小依!」气势明显软了下去,声音也在发抖。
      「凭你这样也想独佔大家的小依?」山狗一张黑手揪起智原的衣襟。
      「你……你想作什么……」智原吓得腿都软了,拳头握紧一下、接着又迟疑的鬆开。
      「滚到一边去吧……乖乖在旁边等!听话的话再给你甜头吃!」山狗大手一推将智原推倒在体操垫上!
      「哥……怎么办……要不要救婶婶?」智冠脸色发青的问哥哥!
      「唔……」智原满腔的不甘和醋火,却又不敢发作,看着小依在沈总怀里挣动,沈总那两只无耻的手正在她胸口和光秃的三角丘一带乱抚,他再看看週遭随便一个人都比他狠,光是山狗就不是他们兄弟两人惹得起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退而求其次吧!」他强忍下了醋意,低声下气的说道:「我如果听你们的话……真的可以和你们一起拥有小依吗?」
      「你……说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东西?」小依听到侄子和沈总谈条件,那个交易物品竟然是自己,不禁羞恨交加的叫出来!
      「别生气嘛!我的小美人……让大家一起快乐一下有什么关係呢?」沈总搂紧她激动发抖的身子、嘴贴在她耳朵旁无耻的说道。
      「放开我……」她拚命的抵抗。
      「你们住手……不要再碰她了!」黄老爹终于忍不住出声制止,他再也看不下去这群禽兽对他媳妇作的事。
      「嘿嘿!老头子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你要一直看戏看下去呢!」JACK走过去把黄老爹推出来。
      「你……你们到底还想作什么……放了小依吧!」
      「你看看你媳妇这样子!还像个良家妇女吗?」沈总抓住小依两手手腕硬拉开她双臂,把她身体转过去给黄老爹看。
      「不!……住手……不要看……」小依羞得两条腿不知该如何去遮掩下体,JACK却蹲下去抓住她的脚踝不让她乱动。
      「小依……你的……」黄老爹虽然知道不应该看,但是当眼睛瞄到那光秃雪白的三角丘陵后,目光就再也离不开了,取代的是一脸惊讶和不可置信的表情。
      「跟你公公说!你下面的毛怎么了?」沈总抓着她的头要她抬起脸面对黄老爹。
      「不……不要……放开我……」小依泪流满面的乞求。
      「大伯和小叔也过来看吧!看看你们兄弟美丽的小妻子,变成什么淫蕩的样子!」
      「不要……」在小依的哭泣中,文彬和志彬也被他们推到前面,四只眼睛自然瞪得大大的盯着小依光秃的下体。
      「说啊!到底怎么一回事?你不说的话,我就把你刚才被剃毛的影片给他们看!」沈总小声的咬着她耳朵。
      「不要……不要给他们看!求求你!」小依惊羞失措的叫出来。
      「那就快点告诉他们吧!想想看是用说的比较好?还是用看得比较过瘾?」沈总脸贴在她粉鬓上边磨擦边说道。
      「嗯!」她泫然的别过脸,一个字一个字颤抖的吐露出来:「我那里的……毛……被刮掉了……」
      「小依……」文彬和志彬感到胸口血气翻腾,差点就站不稳。
      「还有呢?还没说完吧!以后还可以再长出来吗?」沈总从后面往下扯紧她头髮,强迫她仰起脸。
      「毛根被拔掉……还涂了药……以后……再也长不出来了。」她强忍着羞耻把自己难堪的事说完。
      「小依……你……」文彬的声音像在呻吟,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
      这么美的女人……耻毛都被剃光了……下体光秃秃的像未发育的小女孩……但是其它部位却又这么成熟火辣……这样的身体使人看了有亵渎童贞的罪恶感,却又不由得产生强烈的性冲动,尤其想到这个地方再也不会长毛,更是令人血脉贲张!黄家三个男人感到手心开始冒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怎样……很迷人吧?摸起来好舒服,这里连毛根都被这两个家伙一根一根的拔掉,摸起来连扎手都不会,好像新长出来的嫩皮似的。」JACK伸手轻抚着小依光秃秃的下腹,一边对着黄老爹他们说出抚摸的触感。
      「不要……住手……放开我……」小依哀羞欲绝的在沈总怀抱中挣扎。
      「你们要不要也来摸一下?她不会介意的!」JACK向黄老爹还有志彬、文彬推销。
      「你在说什么?你们这些禽兽……」黄老爹声音乾哑的怒斥,但是裤裆中央却隐隐的隆起来。他虽然还有理智控制自己内心的冲动,但文彬和志彬可没那么有定力。
      「我……想试试……」志彬声音发抖的说出来。
      「志彬……你不可以!」黄老爹想冲向前去阻止,但却被阿宏从背后勒住脖子。
      「不要……大伯……」
      小依两条玉腿弯起来夹紧私处,却又被JACK硬拉开,纤细的腿踝在男人有力的手掌中根本毫无抗拒的力气,文彬发抖的手一吋一吋的靠进她光秃的三角地带,小依手腿都被抓住,身体在有限的空间下扭动,甜美的玉乳也上上下下的摇晃。
      「唔……」当志彬手掌贴在弟妹光滑柔软的三角丘上时,他忍不住歎了一口气。
      「呜……不要……这样……」小依羞的浑身激颤,但是大伯粗糙的手掌却得寸进尺的抚动起来。
      「啊……住手……」她忍不住大叫。
      「抬过来这里吧!躺下来比较好弄!」
      沈总架着她腋下,把她拖到妇科捡查的躺椅前,小依挣扎的不肯躺下,山狗和JACK赶过来将她抬上去,两腿重新架上托腿架捆牢,胳臂也再度被拉到头上绑起来,又回到最初被摆布的姿势。
      「这样看得更清楚了是吧?耻缝旁边也都没有毛哦!」沈总抚着小依白嫩的大腿根对着志彬和文彬道。
      「哼……」她羞恨的把脸转过去。
      「唉!糟糕!还在流着你侄子的精液呢,最好洗一洗!大伯和小叔愿意帮忙吗?」沈总的手指拉开红润润的小穴,里麵粉嫩的肉片沾了许多白白的浊精。
      「不!你放手……」小依扭着细腰挣动,但志彬和文彬却吞着口水走过来。
      「别怕!帮她洗是为了她好!难道你们想让她身体里面留着你们侄子的精虫吗?」沈总淫笑着对志彬两兄弟说道。
      「不……唔!」小依还想出声,就被JACK拿破布塞住嘴巴,只能呜呜的闷叫。
      「用这个工具来洗吧!」沈总从旁边的柜子拿出一具亮晃晃的鸭嘴钳,还有一个接着软胶管的塑胶瓶。
      「唔!……」小依看到沈总取来的东西剎时心头凉了半截,她生过孩子、作过检查,知道那些工具是作什么用的,但是志彬和文彬可就一头雾水了,他们既不是女人、也不是医生。
      「知道怎么用吗?」沈总持着工具问志彬,志彬疑惑的摇摇头。
      「叫两个人来帮你们好了。」
      他大声的对门口方向叫道:「轮到你们了!出来吧!」
      两个女人从门外走进来!
      「唔……」小依再次被眼前的出现的两个人重击心灵,这两个长像平庸、甚至有点丑的女人,都是以前公司的同事。一个身材有点魁梧的叫美华,另一个皮肤黑黜的,有点菲泰籍女人味道的叫玉菁,当然她只是外形象,实则是道地的本国人。
      这两个女人以前和小依同办公室,表面上和小依很亲热,私底下却嫉恨她嫉恨的不得了,因为以小依的美貌,理所当然得到男同事的注目,而她们两人却永远都是被冷落的角色,虽然本身条件就不讨好,但没有人会承认自己丑,所以都把这些帐算到小依头上,她们常常私底下对其他部门同事说小依跟那位主管或男同事乱搞、是个花癡……云云。尤其玉菁一直很爱慕JACK,但JACK却着迷于小依的美色,这更让她恨小依恨得牙痒痒,但小依一直到离职后都还不知道她们对她的恨意已到相当可怕的地步。
      「哼!贱人,从以前就喜欢勾引男人,现在更不要脸了,听说连你侄子都上过你,还要你大伯小叔帮你洗骚穴……」
      「看我们同事一场,我们就帮你大伯和小叔的忙好了,要不然真的生出你侄子的种,你老公到底要叫他什么可能也搞不清楚!」
      美华和玉菁一来就残酷的羞辱小依。
      「唔!……呜……」小依美丽的眼睛充满不甘和不解,泪珠连串的滚下来,她不懂为何昔日的同事要如此对她!
      「来吧!我来教你,你照着作就是了。」玉菁把志彬拉到小依张开的两腿中间,小依羞到全身都在发抖。
      「连毛都剃了!用这种方式勾引男人啊!你还真是不要脸……」美华边说边用手指捏她光秃的嫩丘陵。
      「呜……」小依噙着泪猛摇头,她想说不是她自愿的,但根本出不了声。
      「先用这个把阴道撑开!」玉菁拿起那具亮晃晃的鸭嘴钳交给志彬。
      「你……你说什么?……」志彬听到这个东西竟可以把小依的阴道撑开,心情激动的说话都结巴起来。
      「唉!真笨!看到没?这边的头不是扁扁的吗?先把这头插进你弟妹的骚洞内,然后拨一下这个机钮,它就会像鸭子张开嘴一样把阴道撑开……」玉菁说到这里,志彬和文彬已经鼻息如牛,只差点没呻吟出来而已。
      看到他们亢奋的样子,玉菁和美华互使个眼色,两人心中都在想:今天总算大仇得报,一定不会放过小依。
      美华暧昧的对志彬和文彬道:「你们……应该很想看看她阴道里面长什么样吧?……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哦……」
      「嗯……」小依神色张惶、乞怜的望着大伯小叔,还有昔日的两个女同事。
      「我……来……」志彬发抖的持着鸭嘴钳蹲在小依胯股前,她那里还在冒着浊精,整道会阴溪缝流得湿黏黏的,有股男精和女性分泌物的混腥味。
      「哼……」耻缝张得这样等人处置!这个人竟又是丈夫的哥哥!小依又羞又害怕,紧张到脚趾头都握起来。
      「下面放这个,等会儿接髒水。」玉菁拿了一个医疗用的弯形平底铁盆放在小依屁股下面。
      「可以了吗?」志彬声音乾涩的问玉菁。
      「可以了。快点好吗?这个弄不死人的,再不快点就会受孕了。」玉菁催促着。
      于是志彬小心的把鸭嘴刺入层层花瓣的中心
      「呜……」冰冷的金属扩入娇嫩肉壁的感觉相当难受,小依拚命的扭动腰抵抗,整只鸭嘴钳插到底时,早已进到了子宫口,志彬紧张的看着玉菁,似乎等她教下一步要怎样。
      「接下来就拨下面那个机钮,你碰一下它就会张开一点,看你想看多深就开多大。」
      「唔……」小依闻言更激烈的哀鸣起来,一副沉沉的鸭嘴插在自己生殖器内已令她感到无比的羞辱和不适,现在他们还要把她的阴道扩张来看,对他们而言她到底是人还是狗?
      但是志彬却显得异常兴奋,他轻轻的拨动鸭嘴下的机钮,撑着阴道壁的两片金属马上张开一吋!
      「嗯……」小依泪水泊泊的流下来,一股凉凉的气流灌入阴道直达子宫,充满了羞辱的刺激感。
      志彬再拨了一下机钮,小依又重重的闷吟一声,被绑在头上的玉手也因痛苦而握成拳头,原本小小的阴道已被撑开二吋大,阴道肉壁一圈一圈的直达子宫,粉红剔透的黏膜还在轻轻蠕动!
      志彬的心有点软了「还可以……再更开吗?会不会弄坏掉……」他紧张的看着玉菁。
      「你是白癡啊!女人这里生孩子都生得出来!弄这一点洞算什么?尽量弄大一点!这个女人就是会装死骗男人!」玉菁满口粗话的骂道。
      志彬想想也是,生孩子都生得出来的地方弹性一定很大。于是他也不理小依的哀叫了,自顾的把鸭嘴调开,直到子宫里面的构造都看得清楚为止。
      「看!里面还有很多白白的精液,不弄乾净是不行的。」玉菁用小手电筒照入小依的阴道内给志彬和文彬看,浊浊的精液也因为阴道被撑大而正慢慢的往外流。
      「呜……」小依真想昏死过去算了,连阴道里面都被大伯还有小叔看得一清二楚。
      「滴出来了吧!」美华也蹲下来看,一缕闪亮的黏汁正从耻缝的下缘慢慢滴落。
      「用这个洗一洗里面。」她把那装着温水的塑胶瓶交给文彬。
      「哦!」文彬迫不急待的挤开志彬,先详细的看过小依私处的构造,然后把温水瓶的软胶管从她阴道插入。
      小依不舒服得直摇头,胶管一直放到子宫,文彬压挤塑胶瓶,温水慢慢的流入她的子宫。
      「嗯……」小依释放似的发出长歎,温水沖洗肉壁的感觉还不差,黏着在上面的精液被沖稀后跟着水流出来,延着她的股沟淅沥沥洒落在铁盆上。
      「真髒……」玉菁皱着眉头对小依说道。「唔!」小依大眼充满羞恨的回瞪她,洗出来的髒水转眼已乘满一盆,水面浮着白白浊浊的黏液和泡沫……
      「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她们两个吧!我们到旁边休息。」
      沈总拉开志彬和文彬,一群人纷纷找地方围着小依坐下,小依不知道他们又想如何折磨她,只能不安的望着站在她身旁的美华和玉菁。
      「嘻嘻……别怕,我们只是想让你看起来更漂亮!」玉菁拔出插在她下体的鸭嘴钳丢在铁盆里,美华不知从何处拿来一个小依没见过、有点像钉枪的器具。
      「知道这是甚么吗?用来打耳环的!只要按一下就打上一个环,方便又不会感染……」她边解说边拉出塞在小依嘴里的布。
      「你……到底要作什么……」小依噙着泪发抖的问美华,她当然知道决不是要帮她打耳环那么简单!
      「想在你身上多穿几个环,以后好控制你。」玉菁得意的笑着说道,她手上拿着一罐消毒用的酒精。
      「你……你们……我没有得罪你们……为什么?」小依的愤恨大过于害怕,忍不住激动的叫出来。
      「你这贱货!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只会勾引男人……哼!今天一定要为所有女人教训你!」美华充满报负快感的说道。小依心头凉了大半截,满腹的委屈和不甘不知向谁说。
      「我从没有勾引过谁啊!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泪珠不争气的滚下来。
      「不要挣扎了!你这个样子想动都动不了,不要说我对你不好,这个拿去咬在嘴里!不然等一下痛到咬伤舌头我可不管。」美华拿了一根假阳具送到小依嘴边,一群人哈哈的笑起来。
      「不!」她倔强的别过脸!
      「好吧!就放在这里,撑不下去时就自己咬着吧!」美华把假阳具搁在她嘴边,同时玉菁已开始在她身上涂酒精。
      「先在腋下穿上两个!」小依感到展直的腋窝一阵沁凉,酒精绵正在那里涂着。
      「那里……不行啊……」小依害怕的哀求起来,她没想过腋下也会被打环,但是她们不是在开玩笑,眼看着擦净消毒后、美华已经捏起她腋下的嫩肤。
      「不要……求求你」她试图挣扎却被玉菁压住胳臂,一阵尖锐的刺痛立即从腋窝传来!
      「呜……」小依悲鸣一声,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痛,不过心理的害怕加上针刺之苦也够她受了。
      「一边要两个呢!」美华说完又打了一个上去,只见雪白光嫩的腋窝表皮上勾了两只细细的银环,接着又转到另一边。
      「不……不要了……我求求你们……」小依还想出声,玉菁已把那根假阳具塞到她嘴里,另一边腋下也难逃穿环的命运。
      「接下来是乳晕的部份」玉菁一手喂小依吃假肉棒、一手持镊子夹酒精绵擦拭她的乳尖。
      「唔!……咕……」小依流着泪想抵抗,但是玉菁硬是把那假阳具捅在她嘴里,叫都叫不出来!在旁边围观的男人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张大嘴在看,连黄老爹都不再出声了。
      钉枪嘴夹住乳头下方的嫩皮,「嗤」一声银环已顺利打入!
      「呜!」小依抽搐了一下,乳尖冒出一滴血珠。
      「太残忍了……你们别这样对她……」智冠不忍心婶婶被这样蹂躏,忍不住大声的叫出来。
      「小鬼!心疼是吗?别担心……这比穿耳环还不痛!弄好后好处很多呢!」沈总淫笑着回答智冠。
      于是两边乳尖也上了环,这种银环是软性材质,大约只有缝衣线粗细,如果拔出来后一、二天肉又会长回去,连伤痕都看不太到。
      「接下来是肚皮!」玉菁鬆开那根假阳具,绕到小依柳腹边,开始用酒精棉擦拭她紧致的脐窝和下腹三角丘。
      「嗯……住手……求求你们……」小依吐掉假阳具哭泣哀喊,但美华已把钉枪压在她肚脐上,一扣扳机就完成了一个环,接着小依还来不及喊,下腹延着肚皮中线又整齐的钉入三根!
      「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罢休……」小依噙着泪问美华和玉菁。
      「快了……还有脚底二根、小阴唇二边各三根、肛门再补一根,最后舌头再一根就好了!你想先弄哪里呢?」美华残酷的笑着回答小依。
      「不……不要……啊!……」就在小依的哀号中,这些部位都被上了了环,浑身布满汗汁的小依体力透支的昏过去!
      「让她休息吧!帮她好好保养,醒来后多弄点滋补养颜的给她吃,我要她像朵最美的花!明天晚上她是我们送给朱委员的神秘礼物呢!……嘿嘿……」沈总邪恶的笑着。
      美华和玉菁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扶小依去沐浴,完了后还得帮她上保养品,用的这些东西都是最昂贵。玉菁边帮小依用乳霜按摩全身、边恨恨的对美华说:「要不是明天要把她送去给那只癞蛤蟆糟踏……哼!我才不会像佣人似的服侍她呢!」
      「忍着点吧!反正她落在我们手中,要整她太容易了!你也可以报心上人被她迷走的仇了。」美华正用面膜帮小依敷脸,小依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将是沈总送给别人的礼物。
      全身散发幽香的小依胴体火辣、肤质白皙透粉,连脚跟都光嫩滑细,而且除了那头美丽的长髮外全身看不到一根毛,被两女扶出浴室后,所有男人的肉棒都同时起立!
      「喔……」山狗两只脚不听使唤的走过去,眼看那张毛茸茸的大黑手就快碰到小依挺立胸前的酥乳……沈总声音突然冷冷的自身后传来:「你们听着!明晚还没过之前,谁敢动她我就砍断他那根家伙!」
      「咕!」山狗只好硬生生的把手收回来:「看看……总可以吧!」他抓着头恼恼的说道。
      「最好不要!愈看愈忍不住!把这里留给她们三个女人。」
      沈总接着转向美华和玉菁道:「你们好好的照顾她,别想趁我们不在时对付她,要是她少一块皮我就修理你们!」
      两女不甘愿的答应一声,于是一群男人拖着不捨的脚步走出房间。美华和玉菁也只好服侍昏睡的小依躺在舒适的躺垫上,等着醒来餵她进食……
      ……
      在某个私人招待所内,叱咤政商的朱委员正过他五十五岁的生日,来此为他祝贺的都是政界和商界的显要,当然也有几位交际名花穿插其间,通常这种局面人数都不会太多,因为席间他们谈的、作的、往往不能让外界知道,所以除了几位侍者外,算算来宾只有十几个人,一起围着一张大圆桌,而沈总的老闆王董也是其中一位座上宾。只见满桌奢侈的珍馐和美酒,酒酣耳熟后谈的话愈来愈不堪入耳,男人的手也愈来愈下流,几个女人甚至衣服已被褪到露出奶子来了!
      「朱委员,我今天特别为你準备一个神秘礼物,嘿嘿……一定会让你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王董边揉着身边女人的奶子边对朱委员说。
      「有什么刺激我还没享受过!如果是女人那你就太小看我了!老实说……明星我都上过好几个呢……哈哈哈……」满脸油光的朱委员正一口咬下一只鲍鱼。
      「嘿嘿……这个比那些明星还正点……」
      「处女吗?处女我也搞过……唉……算不清几个了。」
      「不是处女,是年轻的少妇!」王董神秘的说道。
      「结婚的!」朱委员脸色有点不悦:「结婚的有什么好玩?」
      「您先别不高兴,一定不会令您失望的,我的属下设计好久才把她弄到手,她是以前我公司的美女,结婚没多久,不过她老公欠了我不少钱,才有机会……嘿嘿……」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朱委员一脸狐疑。
      「不好我那敢送给您?又不是不想混了……而且她不但人美、个性又倔,搞起来更是过瘾……」
      这时有人来通报,说沈总来了!
      「嘿嘿……说人人到,快叫他进来。」王董神秘的笑着。
      「朱委员!生日快乐……祝您永远这么生龙活虎,女人遇到您,肯定得喊救命。」沈总一进来就开始拍马屁。
      「小沈还真会说话。」朱委员油亮的肥脸得意的展开笑颜:「刚才你老闆说有什么好女人要送来着的?」
      「有!马上就来。」沈总拍了拍手,山狗和阿宏抬了一个大木箱进来。
      「打开它!」
      两人将木箱放在地上,山狗用钳子拔掉铁钉,将盖子掀开,一桌的男人忍不住都围过去看。
      「起来!让朱委员看看。」沈总手伸到箱子里抓住小依的手把她拉起来。
      「唔!……」小依嘴被塞住、手也被铐着,虽然拼了力挣扎,还是被沈总和山狗硬拉起来!
      「哇……」一群男人发出讚歎声,小依身上披了一件薄和服,虽然身体包得密密的,但那露出来的粉颈髮鬓和纤手雪足,都像玉雕般的性感精緻,腰带将她的柳腹束起来,那副纤腰大概只有22吋吧!脸蛋更是吸引人,虽然嘴被绑着,但那对清澈哀羞的大眼睛就已够让男人着迷了。
      「真……真是个美人啊……」朱委员不由得走近她,说话的声音兴奋得在发抖。
      小依别过脸去,雪白的脖子反而看起来更性感,朱委员乘机用手指轻抚她水嫩的脸颊。
      「呜……」小依挣扎得想躲开,她感到这个肥胖的老家伙摸得她全身都不舒服!
      「不可以躲!你今天是朱委员的,不能反抗知道吗!」王董抓着她的头髮不让她乱动。
      「没关係……躲才有意思嘛!嘿嘿……」朱委员轻轻扯下绑住小依嫩嘴的布条,只见她朱唇粉红欲滴、齿床如珍珠般洁白。
      「不……放我走!你们到底想怎样?……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做……」她激动的喊着,眼眶一下子就红起来、泪珠在打滚。
      「朱委员当然有权力,他没权力那还有谁有权力动你呢?哈哈哈……」王董自以为幽默的说了一个相关语笑话,沈总只好在一旁陪着乾笑!
      小依恨恨的瞪着眼前这些无耻的男人!
      「让朱委员鑒定一下你的身体吧!」王董一声令下,山狗就把她的手抓到头顶。
      「放开我!……住手……」小依被山狗提起来,脚都只能踮着站,朱委员已伸出他的魔爪、轻轻揉捏起圆润的乳房。
      「不……」她辛苦而羞耻的扭动身体,朱委员的手延着腰身而下来到浑圆的臀部。
      「有点瘦!不过是我最喜欢的型,奶子够挺……腰很细……」他像在选牲畜般的评论小依。
      「何不脱下来看呢?这个衣服特别作的!一撕就开了。」王董也有点迫不急待。
      「啊……不行……」小依脸急得红起来,韵味更是诱人。
      「真的吗!没想到你也知道我喜欢的那一套……」朱委员闻言大喜,他最喜欢粗暴的对待美女,于是双手抓住小依前襟用力往下扯!
      「啊……」整件和服从小依身上撕裂开来,里面是一条赤裸裸的胴体!
      「不……不要……住手……」
      小依还没死心的扭着,一群男人已看到眼珠快掉到地上,她的身体不但连根毛都没有,两边乳头上还各停了一个小蝴蝶结,接着肚脐上也有一个蝴蝶结、往下的三角丘肚皮上还有一排三个蝴蝶结。
      「这……是怎么……回事」朱委员感到心跳快得有点承受不住、血压可能也涨到平常的两三倍,油亮的肥脸红通通的!
      「今天是您的生日!当然把她当成礼物送给您喽!」沈总邪恶的笑着道。
      「她的毛……」
      「被我们剃光了!以后也不会再长了……」
      「那蝴蝶结怎么绑……」
      「先在她身上穿小环、再绑上去就可以了……」
      「咕……」朱委员愈问愈觉得站立不稳,他拿起桌上的啤酒往头上一淋!
      「这没什么?还有更刺激的呢……」沈总暧昧的淫笑着、眼光盯着小依两腿间。
      「真的吗!快……快抬上桌……」朱委员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餐桌上的杯盘都推到地上,空出一片桌面。
      「不……住手!放开我……」小依哀羞欲绝、淌着泪不停挣扎,但还是被四个男人抬到餐桌的旋转盘上,他们压住她的手腿,用两副手铐把同边的手腕和脚踝铐在一起,小依就只能张着大腿躺在餐桌旋转盘上任人观赏。
      「朱委员!您看吧」沈总把小依转到朱委员面前。
      「噢!MyGod!」朱委员感到血压又不断在升高,眼前已有点黑了,他赶紧从口袋拿出药来吞进去,手撑在桌上喘了一会儿气才恢复过来,躺在桌上的小依,张开的胯股上也停了两只红色蝴蝶结,一只在耻缝上端、一只就在肛门的位置,而且这两个蝴蝶结还是毛茸茸的材料作的。小依的耻缝被红色细线像绑鞋带一样交错绑起来,而细线穿绕过的就是钉在她两边小阴唇上的六只银环。
      「朱委员!还满意吧?」王董抓着手弯下腰问道。
      「你……你们想害我心脏病发作吗?弄个这么美的小妞来就算了……还把人家搞成这样……」
      王董当然知道朱委员讲的是反话,这个老色鬼早已慾火焚身了!
      「嘿嘿……既然是送您老人家的礼物,当然要好好的『包装』喽!就等您拆开来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