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妈妈让我狠狠的干她 更多>>
 

    妈妈让我狠狠的干她

    时间:2018-07-10 我的爸爸和妈妈在他们最初结婚的16-17年里曾经拥有过幸福美满的性生活,但是当爸爸爬上公司的领导阶层后,工作开始成为他生活的全部,这大大损害了他的婚姻。在我快十七岁时,爸爸被委派管理工厂的第二班生产,当然,薪水也相应地提高了,但同时承担的责任也更重了。这意味着,他不得不从下午3:30工作到午夜,而且随时可能加班。星期六他还得开会,有时休息日还要到其它生产现场看看。
    他很晚才回家,往往要到淩晨才可能睡觉,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显得很疲倦。
    我的爸爸绝对是一个工作努力、有责任感的人,他总是将110%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去。但我们家并不缺钱,我真的不明白他整天忙忙碌碌地工作却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是为的什么。
    在家里,爸爸越来越显得多余,他和妈妈越来越不合拍,几乎妈妈关心的所有事情爸爸都插不上手。他们的性生活事实上已经不复存在了。然而妈妈是一个喜欢性事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妈妈还曾经尝试唤起爸爸的性趣。有时她会打扮得十分性感,等到很晚,直到爸爸回来,但爸爸总是令她失望,这不能怪他,因为他实在太累了,无心再做其它事情。到了下午,他又总是忙着準备晚上上班的事,无暇顾及妈妈。偶尔碰上星期天来上那么一下,也是草草了事。渐渐地妈妈也就放弃了,开始变得沈默寡言、难以相处起来,而忙于工作的爸爸当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公平地说,只要稍稍留意,你就会发现,我的妈妈其实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我这里说的“女人”不是那些时下流行的娇小玲珑、外表美丽、头脑简单的女人。我的妈妈个头不矮,身高5英尺7英寸,体重140磅,乳房圆而坚挺,臀部丰满而且曲线优美,屁股结实挺拔,大腿浑圆丰满,小腿曲线很好,脚踝也很整齐,笑起来脸颊上会现出深深的酒窝,配合挺拔的鼻子和明朗的嘴形,加上明亮的黑棕色眼睛和鬆软呈波浪形的黄褐色头髮,给人以惊艳的感觉,尤其对我来说是这样。之所以做这么详细的描述,无非是告诉你,我的妈妈是个大美人,无论她走到那里,她都会是人们注目的焦点。
    至于我自己——这个家庭的最后一个成员。当时我只是一个高中三年级的学生,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成绩在班上出类拔萃,同时,也是一个出色的运动员,尤其喜欢打橄榄球,是校队的成员。我身高5英尺11英寸,体重175磅,肌肉发达,身材健美,在球队里我是跑第二快的人。然而我在社交上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我很讨厌与别人作一些无聊的谈话,面对女孩子我会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尽管我对异性有强烈的渴望,但我往往隐藏自己的这种向往。
    我也曾经有过与异性交往的经历,先后总共交过两个女朋友。
    第一个女孩是那种只想支配男人并对其指手划脚的女人,在我们交往的日子里,她总是对我看不顺眼,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幸好我很快就厌倦了和她的交往。我承认她是一个很好的接吻对像,我唯一有印像的是她喜欢拥吻,但我从来都不曾想过涉足她短裤内的世界。现在她和一个喜欢不时用皮带抽打她的下流胚子结婚了,当然也轮不到她来指点他的生活了。
    第二个是一个害羞的个子很矮的女孩,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教会她接吻,尽管她很用心地学,看起来也很喜欢我,并且慢慢学会了享受拥吻,但她仍然很敏感。一旦我忘乎所以地触摸到她的胸部时,她会立刻发出尖叫声,并威胁说要告诉她的父母。没办法,我们的关係只好告吹。后来,我们学校的一个花花公子把她弄上了手,很快她就变成了一个蕩妇,任何找上她的人都可以上她。
    有一次,她暗示我如果想要她,她会很乐意合作,但我已经对她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再有兴趣了,我不会为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浪费我的热情和精液。
    好了,閑话少说,书归正传。
    我,一个血气方刚的青春少年,不算难看,对于两性方面的诸多不如意只能靠手淫来打发。而我的妈妈,一个性慾强烈的美丽女人,被耽于工作的丈夫疏于照料。我常常凭空生出许多异想天开、逼真生动的性幻想,而幻想中出现最频繁的对像是我那美丽性感的妈妈。想想看,丈夫、父亲绝大多数时间不在家,留下两个孤独饥渴的人空守良宵,而你又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解决办法--的确非常明显,那就是--乱伦(如果你赞成这种行为的话),这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但有时候,事情的发展总是令人想像不到。
    我赞成乱伦,至少有这种想法,我不认为乱伦是一件不道德的事,在传统的理念里,乱伦是受谴责的,但我认为在家庭关係中,父母、子女的关係比其他任何人都密切,血缘关係使他们相互依靠,彼此之间有好感是必然的,更进一步发展成性关係也并非没有可能。说真的,想归想,但我从未想到过这种事会真的发生,虽然在我的梦里我早就和我美丽的妈妈做过无数次了,并且我热切地盼望有一天能够美梦成真。但当要将这一切付诸实施时,我却没有了主意。我花了很长时间来观察、思考,最后得出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论:其实妈妈一直对我很有兴趣--在性方面。
    意识到这点后,虽然不是很肯定,但我决定展开攻势。从有预谋的简单调侃到相互间隐晦的挑逗,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地慢慢开始。我知道妈妈的自我感觉并不太好,甚至在怀疑自己的魅力,这都是因为爸爸对她的冷淡造成的。因此我开始尝试通过讚美来使她振作起来,让她了解到对她的儿子来说她是多么的美丽动人。最初我很笨拙,往往词不达意,常常因说错话而脸红,但是妈妈总是能够很快理解我的意思,我可以看得出她很喜欢,她知道我是真诚的,尽管我的言辞听起来没有演说家们说的那么堂皇动听,她可以揣摩到藏在这些话背后的含义。随着每一次的讚美,我的口才越来越好,嘴巴也越来越甜,由此我也常常因此而得到妈妈热情的拥抱作为奖赏。
    我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待在家里陪伴妈妈,抚慰被丈夫冷落的她,我们无所不谈。从我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妈妈年轻时的生活经历,她所有的兴趣、爱好和梦想。妈妈不再像以前那样高高在上,离我那么遥远,而是像现在这样,和我那么地亲近,像个有趣的朋友,深深地吸引着我。我发现对着她我可以无话不谈,甚至是一些我从来不敢在别人面前说出口的事情。
    老实说,尽管我也常常和一班狐朋狗友去看电影、玩游戏,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而现在,妈妈成了我最亲密的好朋友,对于这种关係我既迷茫也满足。我们一起看电视、玩牌,偶尔出去聚餐或欣赏音乐会。我时常帮妈妈做家务、做饭或收拾餐具,甚至还帮她洗衣服。然而我一直对她的身体有极端强烈的慾望,而且这种慾望与日俱增,我只能靠频繁的手淫、在梦中与她疯狂作爱来勉强压制这种不健康的慾望。我曾想偷窥妈妈洗澡,但她的浴室在她的房间里,除非她开着门洗澡,否则我没有机会。然而每天面对成熟性感的妈妈,我感到自制力在迅速下降,离崩溃的边缘越来越近了。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又很欣赏我们现在这样最亲密的朋友关係。
    我也可以感觉到妈妈非常欣赏我这个同伴,她现在看起来比过去更轻鬆和快乐,也比过去更热爱生活,对于和爸爸之间越来越疏远这种状况,她似乎不愿再提起,也放弃了作再努力的尝试。她时常对我提及她和爸爸交往的经历,他们从相见、相识到相恋,最后相结合,间接、巧妙而含蓄地使我明白她已经失去了他们曾经共同拥有并热爱过的性生活。每当此时,她总是轻轻地摇着头,显得很忧郁,告诉我她是多么地希望能有人安慰她,陪她说话。每当此时,我都差点脱口而出:“妈妈,让我代替爸爸,陪你好吗?”但每次话到舌尖又咽了下去。我真狠我的胆小懦弱,我真没用。
    现在妈妈又开始关心起她的外表来了。她又像过去那样开始使用化妆品,留上时髦的髮型,穿着上也开始留意起来。经常是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外套一件宽鬆的上衣,有时穿上紧身的短T恤,像是在向我炫耀她美得耀眼的大腿和怒突、丰满诱人的乳房以及身体浮凸有致的曲线。后来,天气转暖,夏天来临,她更是穿上了非常大胆暴露的高尔夫短裙,而这以前我从未见过她有这样的打扮。这一切都令我心痒难耐,尤其是当我瞥见她的白内裤时更是如此。
    当然,这些变化使我有更多的机会讚扬她,有时甚至很放肆很肉麻,但说实在,我从心底里欣赏她的变化,而妈妈显然更陶醉于我的讚扬,也会借机和我搂搂抱抱,以示嘉奖。妈妈越来越倾向于用身体来暗示我她是多么的爱她的儿子。这种若即若离的游戏在进行着,令我陶醉。每一次的拥抱都会令我的慾火像夏天的太阳一样越来越炽热。
    我们的拥抱越来越频繁,对于将来的发展我越来越渴望,而这中间有些东西是我从来也没有体验过的,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小孩了。每天早上我上学时,都要和妈妈拥抱道别,放学回家后迎接我的是另一个热情的拥抱,我们会拥抱着互道晚安和早安。当我问候她时,会得到一个拥抱,当我帮她做家务时,又是另一个热情的拥抱。
    渐渐地在拥抱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亲吻。最初我们只限于对脸颊的一沾即逝的亲吻,但很快就发展成重重的亲吻,最后又自然地演变成嘴对嘴的接触。于是我开始主动寻找各种机会以求得到这些我梦寐以求的吻,而不是坐等他们的到来。比如晚饭后在收拾餐桌的时候,我会趁机搂住妈妈,然后给她一个吻,再告诉她这是多么甜蜜的事情。在她试穿新衣服时,我会摆出一本正经观察的样子,然后来上一声羡慕的口哨,紧紧地搂住她,送上一个猴急的亲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吻渐渐变得温柔和甜蜜。我想,如果不是各睡各床的话,我和妈妈看起来就像是一对非常幸福的夫妇。
    我对妈妈的爱意与日俱增,而我对妈妈诱人的身体的慾望也越来越强烈。
    你也许会认为妈妈会明确地表示对我的爱意,不幸地是这种情况从来也没有发生。我只能靠观察、推测和身体的接触来揣摩、试探和感觉妈妈的爱,如果我误解了妈妈的意思贸然行动却被妈妈一脚踢下床,你猜后果会怎样?女人的心是最难捉摸的,好在妈妈给了我许多的暗示,但我不清楚哪些暗示可能给我带来好运。不过,妈妈渐渐地不再遮遮掩掩,也不再掩饰她性感迷人的身体。
    她常常会在早上穿着半透明的长袍,同时还养成了弯腰时令她的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的习惯,或者让我蒙蒙胧胧地看到她内里贴身的内衣。每当此时,我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挺立的乳头,有时我甚至可以透过薄薄的丝衣看到她那黑成一片的阴毛。有时我晚上路过她的卧室到厨房找吃的时,都可以看到她穿着睡衣独自一人的情景。而这些丝质睡衣显然无法遮掩她的身体,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妈妈身体那美丽的曲线。太动人了!活着真好!虽然不能真个消魂,但是大饱眼福也不错了。 (二)
    有两次我看到妈妈全裸的样子,而妈妈显然是有意让我看到。
    一次我放学回来上楼梯时,脚步声大了点,反正不是偷偷摸摸地上楼梯,然后妈妈突然出现在楼梯口的过道上,身上一丝不挂,丰满的乳房和浓密多毛的阴部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吃了一惊,眼睛不由自主地盯住了她的傲然挺立的乳房和杂草从生的阴部。
    但妈妈看起来更“吃惊”,说:“噢,我不知道你在家。”看来她并不急于掩盖自己的身体,反而故意风情万种地转过身,好让我的色眼能够把她迷人的臀部看个够,然后才慢慢走回房间。
    另有一次,浴室的门开着,我走了进去,发现妈妈就在里面,刚刚脱光了衣服,赤裸着身体,很明显,她正打算洗澡。一时间我很尴尬,连忙结结巴巴地道歉,然后面红耳赤地溜出浴室。
    “没关係,亲爱的,”妈妈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我忘记关门了。”她不再试图隐藏自己对性的渴望了,真好!我对看到的一切十分满意。在这件事上唯一令人奇怪的是父母的房间里也有单独的浴室,而过去妈妈一直在那里洗澡。
    正如我所说,妈妈开始穿非常短的高尔夫短裙(她并不喜欢打高尔夫球),不过仅仅是在家里而且是爸爸出门之后。那天她就穿着这样一件短裙,这种短裙仅仅能够勉强地遮住她的臀部,当她坐下时,美丽的大腿就会完全的暴露,白色的内裤总是若隐若现--我发现它总是白色的。妈妈越来越不注意自己的坐姿,她就坐在我对面,她的大腿时而会放肆地打开,时而又会绻起膝盖,分开两腿,让裙下春光一览无遗,好像全然不知对面的儿子色迷迷的双眼正在喷射着慾火。白色的内裤频繁地出入我的视野,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已足以令我看清楚这种内裤的款式,这是一种透明、高腰的白色内裤,它可以令你清楚地看到那令人垂蜒欲滴的黑色交叉点。
    我贪婪地盯着那令人目眩的黑色地带,突然妈妈似乎看穿我似的风骚而妩媚地瞪了我一眼,使我吓了一跳,但看来她并没有生气,反而坐到了我的身边,不怀好意的盯着我看,温柔地用手抚摩着我的头。一股熟悉而陌生的女体香漂入我的鼻子,霎那间使我全身都兴奋得颤抖起来。我只希望妈妈真的对我有慾望,能令我得偿所愿。妈妈离我是那么地近,几乎唾手可得,我很想突然将妈妈压在身下,但此时我却手足无措,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如果我对妈妈动手动脚,结果却发现这只是我的一相情愿的话,这很可能会毁掉我和妈妈之间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良好关係,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毕竟她是我的妈妈,从道义上我不可能对她做什么不好的行为,除非妈妈主动提出,或有更进一步的亲密举动。
    (后来,我知道了当时她也非常矛盾,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超越那可能永远改变我们一生的一步。)
    这一天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有些失望,但也鬆了口气。我渴望突破,但又害怕突破。
    又是一天晚上,我躺在地毯上面看电视,随手把看完的报纸放在身旁的地板上,妈妈走过来想挑几张来看。她弯腰半跪在地上,背对着我,两腿分开,丰满的臀部正对着我,触手可即。身上穿着高尔夫短裙,白色的内裤不堪包裹紧绷的臀部。透过白色透明的内裤,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那两片肥厚阴唇的轮廓。正当我失神地盯着她们,想像用我的肉棒摩擦、研磨她们的美妙感受时,我突然发现妈妈正似笑非笑地透过两腿间的空隙看我。我立即触电似的别转头,羞红了脸。妈妈没有说什么,若无其事地继续看报纸,而我则做贼似的不时瞟一眼妈妈的妙处,直到妈妈看完报纸,坐回沙发上。这时我才发现她正强忍着没有笑出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原来妈妈早有预谋,只是便宜了我这窝囊的看客。
    到了互道晚安的时候,妈妈的吻特别地温柔和缠绵,比平时的吻多花了两倍时间,差点赶得上情人间的热吻,我还可以发誓她的舌头试探性地伸过来两次。看起来她很不情愿和我分开,我可以肯定她真的希望我能一整夜地陪她,但我退却了。我很害怕事情一旦起了头,就会无法收拾。虽然在我的梦里,我可以和妈妈在床上做任何事,我不会吝啬给予妈妈我所有的一切,而妈妈也会给予我相应的回报,包括她的热情,甚至是她的身体。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不能,我还不能完全肯定妈妈心里是怎么想的。啊,我的梦想!我简直快要疯了。那晚,我独自一人打了一整夜的手枪。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洗了个澡,出人意料地精神很好,在我刮脸时我听到爸爸开车离开的声音。今天是星期六,我知道今晚他不会回来,因为他还要应付第二天早上九点锺的一个长会。爸爸真可怜。刮完脸后,我下去吃早餐。妈妈很快就进来了,穿着另一件高尔夫短裙(我知道那一定是爸爸出去后,她才穿上的)和一件T恤衫,里面并没有戴乳罩。
    我的天,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惹火和热力四射,而我此时仅着一条短裤,真受不了了,我的肉棒开始脱离我意识的控制。她给我做了我最喜欢的薄饼,我坐了下来。她托着平底锅,里面是薄饼,来到我的右手边,把薄饼放到我的碟子中。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完全没有一丝做作,我把右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温柔地抚摩她大腿的内侧。她猛然间身子一僵,盯着我的双眼,黑棕色的眼睛里突然放射出夺目的慾焰,于是我知道下一步我该怎么做了。
    仿佛触电一般,当我用的手指抚摩妈妈柔软、如同缎子般光滑的肌肤时,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我们同时僵了好一会儿,都在等待下一步将要发生的事。
    好吧,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我已经打破了这层坚冰,捅破了我们之间那一层薄薄的纸,除了向前走我别无选择。到了这一步,如果我还是像过去那样退缩的话,我就不是男人了。于是我开始上下抚摩妈妈柔软的大腿内侧,然后慢慢从膝盖渐渐上到大腿根的交叉处。妈妈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但她还是没有阻止我,而是把盛放薄饼的平底锅慢慢、慢慢地放在桌上,并没有离开我的意思,只是站在那里任我抚摩她的肉体。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双手温柔地圈住我的脖子,让我的贴在她的左胸上,急速地喘息着,我猜她也有一些对将要发生的事的恐惧。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只是轻拍和抚摩妈妈迷人的大腿,而妈妈也只是温柔地搂着我的脖子。我的左手也按在了妈妈的大腿上,两只手一起抚摩妈妈的大腿。我的左手沿着妈妈大腿的外侧慢慢向上蠕动,很快我摸到了她往常内裤的高度,但出乎意料的是触手处竟然是柔软温暖的肌肤,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的左手继续在她的臀部游弋,终于明白妈妈原来根本没有穿内裤!
    妈妈不堪我的抚摩,发出一声呻吟,同时把我的头紧紧地按在她柔软而坚挺的乳房上。
    我的右手也没有閑着,开始向妈妈大腿内侧的更深处前进,非常小心地接近那令我日夜思念的目标地带。妈妈连忙移开右腿,张开大腿,好方便她的宝贝儿子那充满渴望的手的探索。
    我试探着把手伸向妈妈的阴部,触手之处是柔软的阴毛,再向前一点我的手就触到了妈妈的阴户,于是我轻轻地、温柔地抚摩着妈妈温暖、湿润的阴唇,那一刻的感觉就像是到了一个曾经十分熟悉的地方一样。我敢发誓,从我生下来那天起直到现在,从未想过会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像情人那样抚摩自己亲生母亲的阴户,那只是我梦里的专利。
    一切就像梦一样。
    好像是对我的回应似的,随着我手抚上妈妈的阴户,妈妈的身体立即一阵剧烈的颤抖,然后她突然快速脱下T恤,将身子正对着我,将碍事的高尔夫短裙猛拉到头上,将我的脸猛按在她赤裸柔软而丰满的乳房上,而我的双手继续在妈妈诱人的肉体上大肆活动。左手撩拨她的阴唇,右手则用力揉搓她的臀部。我似乎只剩下了本能。
    我将她的两片阴唇翻开,将手指插进去,里面早已湿成一片,淫水不断地往外流。
    妈妈一面不住地大口喘气,一面引导我的嘴巴舔她的乳头。不必她的指点,我自觉地用舌尖轻轻地来回拨弄着妈妈俏立的乳头,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乳头的根部,然后狂热地吮吸和轻咬着妈妈丰满高耸的乳房。
    妈妈显然最受不了我手指在她下面的小动作,她的臀部开始有节奏地左右摇摆,抗议我的非法入侵。她的阴道已经变得十分润滑,手指的出入没有遇到一丝阻碍。
    最后,妈妈抑制不住生理上的冲动,忍不住叫出声来:“上帝,太美妙了,亲爱的!别停下,别……”
    皇天可鑒,我压根儿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想着要更进一步,这想法已令我疯狂了。
    我的嘴巴贪婪地在双峰间来回寻觅,手指继续撩拨妈妈的阴户。
    “噢……噢……上帝!”妈妈呻吟着,身体似乎融化了,因这持续的激情而颤抖。
    “噢……噢噢……上帝!好……好……亲爱的!噢……啊啊……太……太美了!”
    如果你从来没有将手指伸入你妈妈阴户内或者是将你的脸贴在她赤裸的胸脯上的经历的话,我敢打保票你根本就没有尝试过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性快乐。
    哦,我的肉棒已经忍耐不住,快要撑破我的短裤了。
    这时妈妈突然离开餐桌,拖着我。
    “快点,宝贝!”她命令道:“脱掉裤子!”
    与此同时,她也迅速解开短裙的拉链,将它脱下,而我则以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剥去多余的短裤,露出我那丑陋的、涨得发紫的、热力四射的粗壮的肉棒。
    “哦,上帝,好大一条!”
    当她握住我的肉棒,用力将我拉到柜台前时,对我肉棒的粗度和长度显得很吃惊。但她很快转过身,斜靠着柜台,背对着我,将盛气淩人的屁股往我眼前一送。“这儿,宝贝,”她有些迫不及待了,“快!快从后面插妈妈。”
    我怀着敬畏的心情呆看着妈妈漂亮、雪白丰满的屁股,我发誓,我十万分地想照妈妈的吩咐去做,但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女人的阴户,完全不知道它的构造如何,甚至不曾从前面将我的肉棒插入过任何一位女孩的身体,更不用说从后面了,这叫我如何下手呢?
    妈妈再次向后伸手捉住我肉棒。
    “来吧,宝贝!”她催促道:“我要你的肉棒马上插进来!”
    她将上身俯在柜台上,将屁股擡高,催促我赶紧行动。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走到她大开的两腿之间,扶正肉棒,瞄準她的屁股蛋,一咬牙往前就插,非常意外地我的肉棒顺利进入了妈妈的阴道。
    上帝啊,这是什么感觉?
    我感到妈妈温暖的肉壁紧紧地包围着我的肉棒,兴奋得我简直要跳起来。
    “宝贝,快往里推,”妈妈叫到:“我需要你的大棒狠狠地干妈妈。”
    于是我挺着肉棒向里推进,而妈妈则向后拱起她的屁股,直到我的肉棒完全地埋没在她多汁可爱的肉穴里。
    “噢……太美了,宝贝!”妈妈喃喃道:“干我,用力干我……用你亲亲的大肉棒干死你的妈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