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恶欲之源 第二十一章 魔鬼与天使 更多>>
 

    恶欲之源 第二十一章 魔鬼与天使

    时间:2018-05-16 自从上原多香子成为我的性奴之后,我已不需再在师父的公司内露营,而搬进了多香子的香闺之内,与她展开了同居的生活。当然同居只不过是指我们的居住关係,而并不是指我们彼此间的感情生活,在夜里她仍只不过是我发洩兽性慾望的工具。
      但是慢慢地我已不能再在多香子的身上得到彻底的满足,虽然多香子确实是年轻貌美,但是她实在是太纯洁了,虽然经过我连日的调教已有了不少的进步,但是她仍不时展现出害羞的样子,往往我才抽出阴茎已紧张得合起眼睛,更不要说配合我玩着各种性交花式。
      在日本里我确实需要一名拥有纯真美貌,但性感在骨子里的娇娃,最好就是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是一名外表纯洁斯文,但一上到床则又姣又浪的美人儿,在香港仍可以以小雪或张柏芝充充数,但是在日本究竟要到哪里找?想着想着,我已毫无头绪地翻着多香子家中的杂誌,希望从中找到启示。
      仲间由纪惠、中山亚微梨、安达佑实、中山忍、徐若宣、吉川日奈一页页的翻过,我惊歎着日本的美人儿真的不少,正看得我蠢蠢欲动之隙,我已像雷劈般想起了目标,于是慌忙将杂誌往回揭,最后停在一幅全版的彩页上,而当中的女主角,就正好是我遍寻不获的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徐若宣。
      我留下一张字条给多香子,吩咐她不用等我吃晚饭,便取过工具箱直接前往徐若宣位于东京的家。小宣的家位于高尚住宅区内,但是基于越高尚便越不设防这準则,我已轻易潜入大厦之内,乘电梯直达徐若宣的家门前。我取出百合匙轻打开了门,已简单直接而又轻而易举地踏入了徐若宣的香闺内。
      室内的装修是少女一贯喜欢的格调,我边细心打量环境,边装置好摄录机,以便拍下待会的激战,同时留心着墙与墙之间的结构,徐若宣的家中与一般的歌手一样安装了良好的隔音设备,令我待会儿干她时不用绑上她迷人的小嘴。而徐若宣的家中那一张红色的梳化就更引起我的关注,整张梳化是圆饼形的,很舒服很好坐,而且还可以旋转的,待会我将徐若宣按在这梳化上奸了定能获得不少乐趣。
      想着想着,我已不自觉淫笑起来。就在此刻,门外已传来了锁匙声,我慌忙躲在屋的暗角处等候猎物的到来。
      一身性感打扮的徐若宣已打开门走入屋内,那是一套粉绿色的迷你裙套装,秀出徐若宣惹火诱人的美好身段,实在令男人为之喷血。徐若宣才刚锁上门走进大厅之内,已警觉的发现了不对劲,我顺着徐若宣的目光一看,醒悟到原来她看到家中多了我所安置的摄录机,我暗怪着自己的大意,只不过徐若宣亦已跌入我的陷阱之内,于是便由暗角处一涌而出,将徐若宣推倒在梳化之上。
      徐若宣发出了一下遇袭的尖叫声,我已随即将她紧按在梳化之上。徐若宣由男人的双眼中看出洪洪的慾火,知道了男人的不诡企图,于是疯狂地扭动着手脚挣扎。我以摇控打开了摄录机,同时尽力按着这美女的四肢,想不到这恶姑娘竟乘我疏忽狠狠的打了我一肘。
      既然是你先动粗那就别怪我了,我狠狠抓着徐若宣的秀髮向上猛扯,同时左右开弓大把大把地狂掴着她,粉碎了徐若宣最后的反抗,令少女无力地躺在梳化之上。
      我抓着徐若宣的秀髮,再在她的小肚子上补多一拳,才冷笑着问︰「我就是看上你要奸你,不行吗?」
      徐若宣痛苦地按着肚子,眼泪早已流过满脸,痛苦道︰「求你不要再打,你要怎干也由你。」
      不愧是有经验的淫娃,连「要怎干也由你」如此无耻的说话也说得出口。恭敬不如从命,我当然要立即品嚐到口的美食,于是双手此起彼落,已将徐若宣身上的衣衫撕过一乾二净。不过我仍不忘让小宣看看我的雄厚本钱,足九寸长的阴茎已彻底充血在她面前左摇右摆,令小宣惊讶得目瞪口呆。
      我从袋中取出灰狠的药膏,抛了给正等候着被奸的小宣道︰「替我的宝贝擦满它。」小宣不可思议地接过药膏,心里已不禁道︰九寸长的家伙还用壮阳药,难道他要白白干死我?
      我看到小宣的表情,心里已明白到她的想法,待她擦药完毕后,才淫笑道︰「你以为这是壮阳药吗?那种家伙怎及得上我这种好东西。」淫笑着向徐若宣解释药膏的真正功用。
      徐若宣本来已打定主意任由男人羞辱,只希望早早完事便当作发了场恶梦,闻言惊觉到男人原来打算利用这种恐怖的药物令自己成为他的性奴隶,一生受他支配,慌忙紧合上双腿作最后的顽抗。
      白费心机,我一口咬在小宣的嫩乳上,强烈的痛楚令到小宣的双腿本能地一鬆,我乘着这一丝的空间硬扳开小宣的双腿,阴茎已对準小宣的蜜穴直插入来。乾燥的蜜穴被九寸长的粗大阴茎尽根而入,令小宣的阴道生出撕裂般的痛苦,但肉体上的伤痛却及不上心灵上的如此严重,反抗到了最后,但是无奈自己始终成为了男人的玩物,一想到从今以后只能与这强姦自己的男人做爱,已不禁令小宣万念俱灰。
      我一下顶到小宣的阴道尽头,虽然早已不是处女,但徐若宣的阴道仍非常紧窄,我双手按落在小宣的乳房之上,熟练的揉弄着小宣敏感的乳头,我以指尖将那嫩红的蓓蕾轻夹着,不时用力扭动着,又或是吸入嘴内吸啜。小宣的阴道内开始分泌出动情的爱液,滋润着乾涸的阴道,我开始轻轻抽送着,同时吻上了小宣性感的耳珠。小宣也像难耐体内泉涌般的快感,樱唇开始发出了似有若无的呻吟声。
      我吻上了小宣动人的红唇,深深吸啜着亮丽的唇瓣,粗舌已直捲入小宣的香唇之内,舔弄着湿润的嘴腔。舌尖一下子找到了小宣唇内的小香舌,我以自己的舌头紧紧缠着那一点丁香,同时将自己的津液灌入小宣的小嘴内。
      我由小宣绯红的肌肤与急速的喘息中,留意到小宣敏感的身体已进入作战状态,我当然急不及待要正式与她开战,深入小宣体内的阴茎在毫无先兆下重重的向小宣的穴心一顶。花心被火热的龟头狠狠击中令小宣发出「呀」一声的呻吟,我当然已準备了更凶更猛的攻势,阴茎已展开了快速密集的活塞运动,每一下都重重轰在小宣的花心。
      小宣疯了似的发出愉快的淫声浪语,手脚已失控地紧缠着我,青春的肉体因猛烈的性交流出了大量的汗珠,而那任由陌生男人死命抽插着的浪穴更潮水般涌出着蜜液,协助着陌生的阴茎对自己进行姦淫。小宣的阴道越来越湿滑,令我的抽插越来越畅顺,每一下阴茎深入小宣的体内都会先擦过小宣敏感的G点,再直插撞入少女的花心,带给小宣触电般的快感。
      我再次吻上了小宣的香唇,不过今次轮到我吸啜内里的蜜液,小宣在我强力的姦淫下服从地导入小香舌,同时送上自己的津汁,充满少女香味的甜滑液体涌入我的嘴内,为我的抽插注入新的动力。
      我感到小宣阴道内的紧缩,问她︰「要洩了吗?」小宣已动情地娇吟起来︰「要……要洩了!」同时穴心疯狂地喷出灼热的卵精,直洒在我仍狠干着的龟头上。
      我淫笑着道︰「我在奸你啊!小宣你爽吗?」男人无耻的说话虽然令小宣记起自己正惨被强姦,但是强力地快感已令小宣答不出第二个答案︰「爽……爽死了。」
      「那么告诉我,我的阴茎比起你的男朋友怎么样?」小宣羞红了脸︰「你的更粗、更大,插得又深又猛。」
      我已得意地道︰「那么你爱我吗?愿意为了我抛弃你的男友,尽心做我的奴隶吗?」小宣再次攀上了另一次的高潮︰「我爱……爱死你了,我是……你的奴隶,求你……求你奸我……插我!」
      我以直立式抱起了小宣的娇躯,阴茎尽入小宣体内未曾为他人所接触过的深处,刺激令小宣又一次攀上了高潮,发出了哀怨缠绵的呻吟声。我一边抽插着小宣的蜜穴,一边将她抱进了睡房之内,在小宣那柔软的床上,又一次征服着动人的少女。
      小宣的指甲在我的背上抓出了血痕,显示出她已进入欲仙欲死的境界,而我亦差不多到达了崩溃的边缘,于是抓着小宣的一双嫩乳,一下一下重重地狂轰着小宣的子宫,小宣合作地不停夹紧阴道,子宫小嘴已不断旋转吸啜着,做好了受精的準备。
      猛烈的抽插,将小宣阴道内的嫩肉深深翻出,再狠狠地插回原位,但小宣却彻底爱上了这种粗暴的抽插,小嘴发出了动人的呻吟声。我再也压不住射精的冲动︰「我要你体内永远都有我的精浆。」火热的阴茎已在小宣紧窄的阴道内暴涨一圈,岩浆般灼热的精液已狂喷而出,直灌入小宣的子宫之内。
      巨大的快感令小宣在同一时间攀上了高潮,卵精回礼的打在我的龟头上。我任由阴茎停留在小宣的体内,不断注入一波又一波的精浆,我们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彼此亲热地接吻着。
      四周淫秽的气氛一下子被突如其来的锁匙声所驱散,走进小宣屋内的是另一名男人,因为他一看到客厅中小宣的满地衣物已发出了怒吼声,同一时间,小宣的睡房门已被粗暴的推开。我认得那是小宣的现任男友Sugizo,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抽出小宣阴道中的阴茎,先解决这不速之客。
      Sugizo不敢相信自己心爱的女朋友竟全裸的与另一个男人同躺在床上,而小宣的下体仍不断倒流出那男人刚注入的混浊精浆,显示出他们不单刚完了好事,而且还是不戴套的打真军。
      怒气沖沖的Sugizo不甘愿地瞪着那对狗男女,脸上展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Sugizo看我的目光几乎像要把我整个吞下,再连骨头也狠狠咬碎的神色,而看小宣的眼神却多了一种深藏的慾望。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小宣,只见小宣已随即用床单挡着自己外洩的春光,显然亦受不了Sugizo野兽般的眼神。我随即已明白过来,小宣与Sugizo虽然是男女朋友的关係,但是Sugizo却明显未曾上过小宣,所以才会有如此奇特的反应。换着是我的话,我一定会先将小宣的生米煮成熟饭,才来什么亲嘴拍拖的那一套。
      Sugizo气愤的指着我︰「你这混蛋在干什么?」
      我满不在乎道︰「你看不到小宣那蜜唇流出来的精液吗?我当然在干你的女朋友。不过她已不再是你女朋友了,由现在起小宣已经是我的女人,不过不妨告诉你一件事,就是小宣真的很好干。她那小穴不单又窄又嫩,而且多水多汁,又会夹又会吸,令我一不小心已在她的子宫内丢起精来,恐怕会怀孕也说不定。你若是想留在这里观摩学习的话就自己找过位置,让我进行临『床』指导。」
      小宣看到Sugizo的脸色越来越铁青,关心地一把拉着我,道︰「别乱说,他很能打的。」可惜小宣对我亲蜜的态度无形中火上更油,Sugizo已再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紧紧的握着拳头。小宣见状不顾一切的挡在的的面前,也不顾得春光尽露,死命的保护着我,显示出小宣在我的姦淫下已成为我忠心的奴隶。
      Sugizo一把将小宣推开,重拳已狂轰到我的面前,我几乎笑破了肚皮,单凭如此软弱的拳头,就想击倒我?我抓着Sugizo的拳头顺势转身,手肘已重重撞在Sugizo的胃窝上,再接上了一招龙捲过肩摔,将Sugizo死鱼般挞在地上。
      小宣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不需三十秒就已经将SugizoKO,瞪大眼睛不懂得反应,我接着将Sugizo的手以手铐紧紧锁着,再绑在柱子之上。不能动弹的Sugizo用尽了他懂得的粗言秽语去问候我,不过我已接着将小宣的内裤塞入他的嘴内。
      我故意在Sugizo的面前对小宣展开了梅开二度的攻势,而小宣亦快乐地配合着我的攻击,粗大的阴茎全面开发了小宣的处女后庭,令小宣发出了既快乐又痛苦的呻吟。
      我将小宣动人的娇躯拖到床边,并将扭动中的女体放侧躺,我将小宣其中的一条腿高高举起,便已对着紧密平排的菊、嫩两穴,展开了左右轮流的猛烈抽插,小宣在我的轮摆式移位抽插下娇声四起,将深藏体内的浪劲都被我一一挤了出来。
      Sugizo看着心爱的小宣在我的狎玩下达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愤怒得双目血红一片。我担心他看得还不够清楚,于是将小宣摆弄成抱小女孩小便的方式,走到Sugizo的面前继续性交,粗长的阴茎在小宣的嫩穴内不断抽抽插插,两人的性器毫无保留地在Sugizo的面前展开了最亲密的接触。
      我见小宣已彻底得到满足,于是在她的阴道深处再次注入数千万的精子,才满足地抽出了半软的阴茎。无数奶白混浊的精液由小宣的阴道口倒流而出,令小宣难为情得想紧合双腿,可惜我却故意保持着这种小便式的姿势,令Sugizo彻底明白我射进小宣体内的量是如此之多。
      我将小宣温柔的放会床上,冷笑着走到Sugizo的面前,看了刚才我与小宣的激战已肯定令Sugizo的那话儿硬涨起来,于是我拉下他的皮带,在将Sugizo的长裤连内裤一把扯了下来,让他的小弟弟吸吸新鲜空气。
      真是大得可怜的家伙,只见彻底充血扯起的小Sugizo已尽展他三寸长的雄伟身躯,对着全裸的小宣抬首挺胸,那雄伟的Size真的令我自愧不如,我那仍半软的小家伙只不过得区区的五寸许,难怪刚才能弄得小宣死去活来。
      我淫笑着问床上的小宣︰「这里有两根,你喜欢哪一条?」小宣也不答话,直接走下床,温柔地吸吮着我的阴茎,眼尾也不看一旁的Sugizo,令他的自尊心受到更进一步的伤害。
      小宣的小嘴果然又甜又厉害,才五分钟已将我半软的阴茎啜成了九寸长的巨炮,加上旁边小不点的衬托,不由得令我加倍自豪。我故意在Sugizo的面前说︰「糟了,连续射了两次进去,怀孕怎么办?」
      小宣接着道︰「今天是安全期,应该没问题。下次你要干我时,我先吃药,那就不用担心了。」
      我笑笑,指着旁边的Sugizo︰「不如叫这狗东西啜乾净你浪穴里的精液,那就完全没有危险。」说完已将小宣抱回床上,再扯脱了Sugizo身上的绳子,除去他嘴内的小宣内裤,便将他的头紧按在小宣的阴户上︰「慢慢吃,舔乾净,不要漏了一滴,若小宣怀孕的话唯你事问!」
      Sugizo痛苦地吸啜着小宣的嫩穴,竟真的吞下了我射在小宣阴道内的白浊精液,若他不是在看到小宣的裸体而起了生理反应的话,我一定会以为他是一个同性恋者。
      我任由Sugizo吸啜着小宣的嫩穴,同时将自已的阴茎放入小宣的小嘴内,享受着她的小香舌为我进行的炮身按摩。我在小宣的小嘴内慢慢展开了抽插,同时双手揉弄着小宣因快感已硬涨的乳房。我不断加快着抽插的速度,精关已在小宣湿润迷人的小嘴内全面失守,我待灼热的精液灌满小宣的小嘴才抽出仍洩射中的肉棒,让多余的精液颜射到小宣的俏脸上,直到她红红的脸上涂满了一层奶白的精浆为止,不少精液同时滴落在小宣雪白的双乳上,形成了一幅淫秽的图画。
      被我满足得半睡着的小宣却突然惊醒过来,同时发出了痛极的哭叫声,原来Sugizo乘我们一个不为意已站起身来,同时将他的小弟弟硬塞入小宣的嫩穴内,轻轻进行着抽插活动。可怜的小宣随即感到阴道痛得像被火烧一样,疯狂地哭叫着。
      我当然不会任由Sugizo弄伤我心爱的美人儿,慌忙狠狠地一脚将他踢开,才细心检查着小宣的阴道。幸好小宣的阴道不算受到什么大伤害,只不过红肿了不少,短时间不能再用,但小宣却已痛得梨花带雨,真是我见犹怜。
      Sugizo只不过抽了两、三下,小宣已痛成这个模样,可见灰狼的药物确实威力非凡,为了奖励他,日后我为程嘉惠上药后定会将她交给灰狼,让灰狼用他那新做的仿人体电动阴茎操足这婊子一晚,场面一定非常可观。
      不过首先当然是先解决Sugizo这混蛋,同时向Sugizo指一指身旁的摄录机︰「录影带里已拍下你刚才强姦小宣的情况,再加上小宣的口供,我相信你恐怕要在监狱里过生日!不过,我是一个大量的人,抢了你的女朋友也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我也不想别人知道小宣被她的前男友强姦,我看我们还是私下解决好吗?」
      Sugizo现在才想到自己刚才变成了强姦小宣的人,心里已十五、十六,一听到我这番话慌忙大点着头,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我吻着小宣的脸蛋,同时吩咐她给我找来一樽蜜糖,二话不说已将蜜糖以毛笔涂满Sugizo的阴茎表面,接着道︰「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不让你受点教训难保你日后不会再动我的女人。」小宣一听到我称她为「我的女人」,已高兴得送上了小嘴亲吻着我,同时好奇地看着我的把戏。
      我将Sugizo紧紧绑在椅子上,接着从袋中取出另一只透明的玻璃樽,小宣不禁发出了娇呼声,只因樽内是两只强壮肥大的「小强」(即蟑螂),我轻拔出樽盖,同时已以迅速的手法将玻璃樽套落在Sugizo的阴茎上,然后才以绳子缚好固定着樽身。
      两只小强迅速爬落在Sugizo的阴茎上,开始咬着他那蜜糖热狗肠,令Sugizo发出了痛苦的惨叫。这次我却用他自己的内裤塞着他的嘴巴,才将他连人带椅搬出了小宣的屋外。我还特地为他按了电梯,才与小宣合力将他送进了电梯之内。
      看着小宣几乎笑过半死的样子,我满足地将她拦腰抱起,将她抱回房间继续着刚才的大战,虽然小宣的小穴暂时不能用,但她仍有可爱的菊穴与小嘴嘛!
      我们足足干足了一整夜,第二天小宣还亲自下厨为我料理了早餐,正式庆祝自己成为我新一任的奴隶,而我则悠闲地看着报纸。Sugizo可真了不起,几乎每份报纸也大字标题的登出了他的消息,其中还有些连照片也一一登出,不过他自己却坚称是遇上了变态劫匪所致。
      我将报纸递了给一旁的小宣,不一会已看得她娇笑起来,看着她动人的样子和想着她床上的浪态,我已不期然再一次吻上她的小嘴,与她分享着她嘴内的部份早餐。